第三百三十六章 世宗覆灭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飒眉目一皱,马上用自己身上的阳气瞬间补充了一下我面前的防护罩说道:“你还不明白吗,你就是世宗,世宗就是你,你的魂魄是世宗的,知道吗?”

      “我……我就是世宗……”我呆呆的望着自己已布满黑丝的双手,抬头对那个女人质疑道。

      那女人微微一笑,再也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了一把匕首轻轻地在自己的手腕之上割了一下,只见那血液瞬间从空中往月空之上漂浮,我双眼一瞪,马上指着那个女人大喊:“你要干什么……”

      喊完这句话,二叔收回了自己的双手迅猛的跑到了那女人的身边想要阻止,他拿着自己的匕首闷哼了一下,一滴一滴的处子之血滴落,混合着二叔粘稠的血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身后竟然还有一只厉鬼,她张开了双手阴险的大笑,在这期间,那个女人脸上的皮肤正在瞬间挥发,十几秒钟之后,她的肉身不复存在,展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张血腥的脸孔。

      “呃……小逸,没时间了,发动灭生咒,快,别管我……”此时,二叔正倒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对着我说道,而他的手,则是拿着手中的那一柄匕首猛的就刺入了那个女人的小腿中央,鲜红色的血液瞬间迸发,染红了整块地面。

      我咬牙闭上了眼睛,脑子放空,将灵觉提升至整个结界之内,随后猛地睁开了眼睛,灵觉瞬间劈开了保护罩,猛地朝着那一轮弯月处射去,在这一刹那之间,我好像已经快要死了一样,就跟上一次将灵觉全部输入祀溪的体内,之后全身虚脱,整个人就摊到在了地上,我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不管是好是坏,我都尽力了。

      过了很久很久,我的周围都没有任何响动,我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的一切,我猛地一怔……我在哪里?这里是哪里?还是世宗吗?周围一切的房屋全数倒塌,填上的那一轮弯月还是闪着血红色的光芒,而那个女人,却满身是血的正在往我这边爬来,突然,噗嗤一声,学光四射,那女人的眼睛瞬间掉落,祀溪缓缓地从正门走入,在她身后还有一些阴兵正在找寻这里的所有魂魄。

      她慢慢地走到了我的面前,随后将我身子一下扛起,一边和我并排并的走着,一边轻笑说道:“你还以为真的就只有你一个人孤军作战呢?地府的人,幽冥的人都在门外等着,一旦你失败了,我们就直接将幽冥的灵觉打入整座世宗,在血阵没有发动之前,那个女人估计就已经死透了,我说亲爱的,这下你总该留在幽冥陪我了吧?”

      “咳咳咳……那林大叔……不是被世宗的人抓走的?”我咳了几声,然后艰难的说道。

      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林大叔大大咧咧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双手一摊,火冒三丈的对着我说道:“臭小子,谁让你多管闲事的,老子在那坟里面好好地,你把老子夺命瓶拿走干啥?快把我夺命瓶拿出来。”

      我狐疑的看了一眼林大叔,而后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死,在祀溪的搀扶之下,从口袋里面掏出夺命瓶交给了他,并且玩味的说道:“哎,林大叔,咳……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原来是去一夜**了,怪不得那么激动,不过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你老婆那么漂亮你都不知足?”

      说完这句话,林大叔浑身一愣,马上拉着我的手嘻嘻哈哈的笑道:“哎,我说你这个人,开个玩笑嘛,这样,等你回去之后大叔请你吃好的,怎么样?就这么说定了,那个什么,冥王,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了,不打扰了。”

      我笑了笑,拍了一下祀溪的手臂示意她停下,然后我捂着自己的胸口就来到了二叔的身边,此刻,二叔冰冷的身体正躺在我的阵眼之外,他是笑着离开的,我屏住了呼吸,而后将二叔的身体一把抱起,看了一眼还在一旁喘气的杨飒,闷声说道:“杨飒,给你一个选择,滚回去,继续钻研你的起死回生丹,还是留下来,让陈杰带你去见你妹妹最后一眼,然后乖乖的去做个赤脚医生。”

      他笑着站了起来,随后说道:“老子两个都不选,生死无常,人道轮回,既然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要去叨扰她,如果有缘相见,下一辈子我们还是兄妹,沈逸,你是老子最好的兄弟,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不过我觉得这个地方还不错,留下来种种草药也还成,怎么的?把这个地方腾出来给我吧,说不定过几年你穷的没地方去的时候,还可以来这里看看。”

      我看了祀溪一眼,她笑着点了点头:“这里最起码还要过两百年才会消失,在这消失之前,你还是这里的世宗,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怎样决定,我都听你的。”

      我点了点头:“随你便吧,反正我的东西你一直当成自己的来用,不过你要给我记住了,如果我下次再来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是这逼样,你就自宫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抱着二叔的尸体离开了世宗,回到了沈家老宅。

      在二叔的灵堂之上,我穿着孝衣往火炉里面丢掷着纸钱,突然,小黑进来了,我笑了笑,随后手指一缩,在他脑袋顶上画了一道圈圈,一阵白色的气体瞬间在我面前展现。

      “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这几天我想的很清楚,我爱的是祀溪,我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为了你放弃她,我也不想再知道了,毕竟都过去了,我希望你也可以放下过去。”

      说完这句话,那白烟朝我这边靠了一下,随后停顿了数十秒就消散在了我的面前,我知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小黑不怎么正常,就算再有灵性的猫也不可能会这么灵,所以在它体内多多少少会有灵体,至于我是怎么知道小黑体内就是她的呢?可能是直觉吧,从世宗下来之后我就发现小黑不见了,最后杨飒亲自将小黑送了下来,并且告诉我是在阵眼之中发现它的,所以我回来之后就格外留意,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我有些确定了,这小黑应该就是灵体。

      为二叔办完了丧事,我就回到了殡仪馆打工,其实说实话,没有表姐的日子实在非常难过,更何况距离我下世宗的日子已经也有差不多一年了,每天就只是做着搬运尸体的工作,手下面的那个赵岩虽然已经不在对尸体恐惧了,可每天就都和我对着干,不知道为啥,大概是八字相克吧。

      “嘿,赵岩,把这文件给高建国送过去,今年的账跟他说一下,明年年初再给他。”我在表姐办公室内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份白色的文件递给了赵岩说道。

      赵岩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对着我说道:“这种事情你干什么叫我做,我只是搬尸工,让小李去做啊,我这一天很忙的。”

      “啪嗒”一下,我这小暴脾气,一把就将手上的文件直接甩在了桌子之上:“我说你丫丫个呸的,老子让你做事你啥时候那么多话了?信不信我让你明儿个不用来上班了?”

      “嘿,我告诉你,我还真不怕呢,你丫天天在殡仪馆亲亲我我的,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单身狗的感受,老子早不想干了,要不是念在许姐的提拔,我还特么来这儿受这份窝囊罪?”赵岩一下也被我说的炸毛了,直接瞪大了眼睛对着我说道。

      这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我抬起头,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长寿香烟就递给了赵岩,随后缓缓地说道:“如果表姐在的话……可是……”

      “啪嗒”

      “可是什么?老娘不在你就特么给我胡搞,这一年的账是怎么回事?为毛会亏了那么多?我说你是败家精吗?亏了老娘那么多钱,老娘就算是死了,也会被你气的从棺材板里面跳起来的好不好。”突然,表姐从办公室外一下就推了进来,手上拿着一叠非常厚的账目单直接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我现在该说什么,我和赵岩都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上前面在表姐的身上到处戳动,发现表姐竟然没死的时候,我整个身体都已经瘫软了,这尼玛简直是从地狱到达天堂的感受啊,对我心脏刺激太大,不行……老子要休息一会儿。

      “我说你也真是的,把我一个人丢在地府就完事儿了?要不是你媳妇天天来看老娘,老娘早就闷死了。”表姐埋怨的看着我,而后没好气的说道。

      我微微一愣,随后朝着表姐身后的那个女人走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咋的,来看你已经对你不错了,你要不是我表姐,来看你才有鬼了。”

      表姐坐在办公室里面白了我一眼,随后又将赵岩手中的香烟掐断,说道:“你们这些男人,我告诉你们,不要在我办公室抽烟,特别是在祀溪的面前,不知道她怀孕了?你们这次能在一起,还多亏了地藏王,要不是他帮着祀溪重塑肉身,你跟鬼去生孩子去。”

      我微微一愣,表情随即凝结:“地藏王说,如果祀溪不肯放弃冥王的位置,就算生了孩子那又怎么样,她永远还是要呆在幽冥的,哎,你快点给我劝劝这个女人,我怎么说都没用……”

      祀溪微微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小声说道:“我没有做过人,但我可以试试,不过也就是一辈子的时间,为了你,就算是堕入轮回那又何妨?先前是为了表姐,我不得不下幽冥,我怕地藏王出尔反尔,那到时候我们还有一个幽冥做靠山,现在表姐都回来了,那个冥王,谁要做就去做罢,只要能在你身边,就算做乞丐也是开心的。”

      八个月之后,我和祀溪在沈家老宅举行了婚礼,我将爷爷奶奶还有二叔的排位放在了大厅的正中央,可是表姐说这样不好,我笑着说没有关系,也让他们高兴高兴,虽然爷爷已经投胎,可是我还是想要让他们看到我娶媳妇,表姐架不住我,所以只能由着我来。

      “表弟,李桸来了,你好好说话,知道没?”表姐看着我说道。

      我抬头看了一眼,随后笑着走到了李桸的面前,今天的她是刘项宇陪着过来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很漂亮,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果你要说什么抱歉的话就免了。”

      那我还能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你啊,你也该找个男朋友谈谈恋爱了,别一天到晚只顾着工作。”

      “我知道啦,这不是在找么?也要有合适的不是,你快去忙吧,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李桸笑着笑着就转过了身子和刘项宇座到了杨飒他们的那个桌子之上。

      晚上六点十八分,当表姐拉着祀溪出来的时候,我的脸上满脸都挂着笑容,天知道老子这是有多么的兴奋,尼玛,终于要结婚了,而且还娶了一个上一任冥王,这尼玛,我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我从表姐的手上接过了祀溪的小手,由于她挺着大肚子,叩拜这一项就免了,可当司仪喊道夫妻对拜的时候,这肚子一下就不行了,羊水瞬间流的满地都是,幸好蔡佳佳反应及时,马上让我把祀溪抱到了内堂里面接生,要不然,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千万没事,千万没事啊,卧槽,我这刚结婚,你千万不要给我来个一尸两命啊。”我双手合拢,对着老天爷就拜了拜。

      突然,我脑门一阵疼痛,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表姐,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大喜日子,你说什么呢?”

      我马上捂住了嘴巴,但是手心里面一直都在冒着冷汗,双腿也在颤抖。

      突然,从门内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叫,我双腿一软,要不是杨飒搀扶着我,我早就倒在了地上了,随后蔡佳佳从门内出来,我看她一连严谨的样子,心想不会是出了什么幺蛾子了吧,随后她走到了我的面前,笑了笑:“是个儿子,母子平安,祀溪的身子有些弱,坐月子的时候要补,但是不能进补,知道了没?”

      我脑袋“嗡”的一下,直接就一把抱起了蔡佳佳开心的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做父亲了,我做父亲了……

      随后我冲入祀溪的房间,见她正全身无力的躺在了床上,我心中一疼,当即就将她抱起轻声的说道:“媳妇,辛苦你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你受罪了,咱就要一个孩子。”

      她双手轻轻地绕过了我的脖颈,看着我左手边的孩子,轻笑道:“那怎么行,我说过要为你生一个足球队呢,这才第几个?”

      “不生了,咱不生了。”我哽咽的说道。

      祀溪笑了笑,用那一双渐渐冰冻的手臂抚着我的脸颊,随后她就闭上了眼睛。

      七年之后,我在那一座悬崖的顶端望着那深渊之下的一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手边的小孩儿正晃动着拨浪鼓一个劲的在叫着:“妈妈”

      我苦涩的一笑,随后一把将他抱了起来轻声在他耳边说道:“沈溪,你又调皮了,你妈呢?”

      “你们爷俩儿,就知道我把我撇在后面,过些年等沈溪长大了,还不得不要我了啊。”祀溪笑着从旁边的一块墓碑处走来,手上还拿着一根白色的蜡烛对着我说道。

      那是世宗的墓碑,自从那一次世宗回来了之后,我就将他的肉身埋在了这里,每一年的清明节我都会带着祀溪来探望,希望他也能明白,善恶终有报的道理。

      “爸爸……妈妈,你看,彩虹……”沈溪指着那天空之中的一道彩虹兴奋的说道。

      我抬头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彩虹,微微一笑,其实有些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换一种角度去看,或许你会发现在你的生命之中曾经也有过这么一道彩虹。

      我抱着祀溪轻轻一笑,我找到了我的彩虹,那么你呢?还觉得,这个世界上一切的鬼神之论,都是无稽之谈么?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