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彼端、年华

        阳光明媚的天气,思空岚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做了一个深呼吸。比武大赛结束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里,思空岚并没有和其他人在一起,只是带着单恋彩虹两个人开始了游山玩水的日子。

        白玉京,在比武结束的那天,就和阿斋两人消失了,没有留下一封书信。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思空岚带着单恋彩虹,开始在中原行走,只为了找出白玉京和阿斋两人,毕竟他们曾经也帮了思空岚很多。

        官道上,思空岚望着蓝天白云若有思的说道:“如果那天,我没有再出剑,会怎么样?”

        “你还在想着那天的事啊?拜托,都过了半个多月了”身边的单恋彩虹很是无奈的说道,“反正那个时候,你出不出剑都是死定了,没什么区别。”

        “那倒未必,如果我不剑的,或许还能多战上那么几分钟呢。”思空岚若有思的继续说道,“无剑势的最强之处,在于无中生有,化整为零,以剑意取胜,若是我等到她变招的那个时刻再出招的话,我一定可以获胜的。”

        “你啊,就继续做梦吧,反正法律又没有禁止一个人不能胡思乱想。”

        思空岚淡笑一声,没有开口做任何反驳,但是思绪却已是飘飞千里之外。

        和妖罗兰的那场比试,思空岚很华丽的战败了。最后的直刺,妖罗兰中途却变为了无剑势,冷剑绝魂出手的刹那,饶是思空岚的速度再快,六识再高,却也已经挡不住那号称独孤九剑无我无形之意的最强杀招一剑。

        那一场战斗,虽然比不上飘叶和舞步的那场战斗那么惊险,但是却也成为了游戏公司做为江湖宣传片的三大战斗之一。论及火暴程度,自然是飘叶与舞步的那场战斗更为出名,飘叶以一人之力独斗玄门上百个阵法,皆被其一一破去,最后更是逼得舞步重伤而亡,自己方才倒下。

        虽然那场战斗,飘叶也是倒下了,但是因为其比舞步慢了一秒才倒下,所以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冠军。再说了,放眼江湖,恐怕除了飘叶以外就没人可以破得了舞步的所有阵法了,光是这份名头,就绝对是天下第一了。

        不过,也正因为有了这场比斗,更多的人足以了解到了江湖十大高手的全部实力。飘叶的剑法技巧,绝对是无庸质疑的,因为妖罗兰和墨迹两人都亲口说过,他们两人是绝对破不了舞步设下的那个千毒大阵的,更不用说最后那个足以发挥出幻术实力并且能随意改变地形天气的天罡幻境阵了。

        而墨迹呢,正面对上妖罗兰,虽然可以说是不分胜负,但是却终究吃了兵器的亏。放眼江湖,除非墨迹拿到了足以和碎冰对阵的焚阳,否则无论如何却也是终究无法胜得了妖罗兰,因此也只能屈居第四了。

        而思空岚,可以说是最倒霉的家伙了。如果是和墨迹对上的话,还可以混得个前四的身份,但是却偏偏被妖罗兰给淘汰于前四的对战里,无奈之下只好把火发到其他对手的身上,混了个排名第五的身份。

        而越凄凉和青蓝风这对比较特殊的兄弟,也各自靠着自己的实力混了个第六和第八的身份。比较可惜的是,就是青蓝以一招之差败给了九郎,当然这也是因为九郎的九阴真经还没完全修炼好,否则的话,恐怕九郎就算不能战胜思空岚,也不会混了个比凄凉更低的位置。

        不过,最让人感到惋惜的,要算菩提了。一身的绝世好武功,无奈遇到了思空岚这个变态,硬是将其给打至天下第九高手的身份。别的不说,光是那手排云掌,恐怕就是对上九郎这个拥有九阴真经的家伙,也有一战之力啊,只能感叹一句菩提的时运不济。

        至于第十名,稍微出乎了别人的意料。本来大家都猜测会是少天拿下这个位置的,却不料居然在最后一战因为内力耗尽的关系败给了天下无贼。说起来,乌贼这家伙在最后关头幸好靠着六扇门的武功帮补,才得以胜利。

        其实,认真算起来,这次比赛只有前五的身份是无法动摇的,而从第六到第十这五个名次开始,基本上都属于不确定因素。例如九郎和菩提两人,若是修炼到满级的层次,就算敌不过思空岚也绝对可以占据第六和第七的名次,而青蓝、凄凉、乌贼三人,更多的或许是靠了点运气吧。

        无论怎么说,这第二届比武大赛,也算是落下帷幕了。再加上江湖现在进入了和平的年代,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江湖是不会再有什么血雨腥风的杀戮战斗了。不过更多的人猜测,如此下去,江湖的寿命定然会结束的,恐怕再过些时候,游戏公司就会开放新的版本剧情来吸引玩家了。

        天绝峰上,依旧是那个亭台,舞步一脸微笑的望着远处云雾弥漫的山头。良久之后,舞步才开口说道:“妹妹,你觉得,思空岚这人如何?”

        “哥,思空岚这人有一种奇特的人格魅力,站在他身边就会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说他冲动也好,白痴也好,他的做事行为全凭心好,不拘束于任何一种形式,和他在一起,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端起一杯酒,妖罗兰一脸微笑的说道,“当初你让我去接近他时,我一开始还有些不太明白,但是相处久了,我却发现这人真有意思。无论如何,我也对他起不了杀念……后来他出事了,哥你也万分紧张,那时候我就知道,其实哥你并不是有意和他为敌的。”

        “其实思空岚说得没错,要想别人当你是朋友,首先你就得把他当成朋友。”舞步轻笑着摇了摇,“以前一直都是我错了,所以怨不得别人。我们的家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自然而然的,我也习惯了那种语气和风格,但是真正的朋友并不是被你命令的。”

        “那家伙,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呢。”妖罗兰微笑着说道,“对了,你有小白的消息了吗?思空岚一直在找他呢,都找了半个多月了,还没放弃呢。少天的浩气盟以及和浩气盟结盟的南方各派,也都在全力出动了。”

        “恩,把轮回门的人也派出去帮忙寻找吧。”舞步笑了一下,然后对着身边的乌贼说道,“至于凤凰楼和华夏联盟这两个帮派,就暂且无视了吧,量他们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大事来。”顿了一下,舞步又问道:“飘叶在哪?”

        “根据情报显示,飘叶现在似乎在某个深山老林里迷路呢。”乌贼顿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很无奈的口吻说道,“思空岚和单恋彩虹出发去寻找白玉京的第二天,飘叶也就跟着离开了,然后现在不知道迷路在哪个地方。”

        “唉,思空岚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怪人啊。”舞步无奈的摇了下头,“那么思空岚呢,现在又在干什么?”

        “思空岚啊,现在他正在……”

        远在千里之外,某个城镇门外,一道翠绿色的剑芒闪烁而过,一身白衣翩翩轻落,只见思空岚从半空中旋转落下,冷眼望着几名不知好歹的家伙。

        “白衣,绿剑……这家伙,是冷剑公子思空岚啊!”几名玩家惊恐的望着思空岚,不只何人传出一声惊叫,“快跑啊,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言语刚落,十来人顿时化成鸟兽群散,消失在思空岚面前了。

        “没想到,你的名头还真好用。”旁边的单恋彩虹扶着一名玩家然后走了过来,“这家伙没什么事,只是被人打到重伤无法行动而已。”

        “谢……谢谢你们出手相救。”这名同样穿着白色衣服,拿着一并青绿色青铜剑的玩家向着思空岚和单恋彩虹抱拳说道,“大恩大德,在下莫齿难忘!”

        “呵呵,不过就是顺便出手教训了几个流氓而已。”思空岚笑着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被他们欺负呢?”

        “我叫白自在,刚进游戏几天。今天运气好,杀了一只小BOSS,爆了这把青铜翠绿剑,那几个家伙仗着自己加入了门派,经常在这附近欺负弱小,今天他们就是要抢我这剑的。”名为白自在的新手玩家愤愤不平的说道,“我不肯给他们,所以他们几个就联合起来打我了,我不敌他们多人,只能挨打了。”

        “这家伙跟以前的你好像哦,都是经常被人欺负。”单恋彩虹望了一眼思空岚,然后笑着说道,“你们还真是有缘啊。”

        “切。”思空岚白了单恋彩虹一眼,然后对着白自在说道,“你名叫白自在?恩,好名字……我收你为徒,如何?”

        “真,真的?”

        “当然,我思空岚说话一言九鼎,什么时候失信过。”思空岚大笑着说道,“说收你为徒就收你为徒。我把我所学的一切,都传授给你,你看怎么样?”

        听闻思空岚如此一说,白自在当下立即跪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哈哈,有意思,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第二个弟子了。”思空岚笑着说道,“我就将冷剑、玄功要诀以及轻功、身法全部传授给你。”

        “谢谢师父。”白自在兴奋的说道,“不知师父第一个弟子是谁?”

        “这个……”思空岚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旁边的单恋彩虹看到思空岚的窘样,顿时大笑起来,道:“你还怕不好意思啊?我告诉啊,你师父的第一个弟子就是那个把他打败了的妖罗兰。师父被自己的弟子给打败了,这故事不错吧。哈哈……”

        “你这家伙,就知道取笑我!”思空岚看了一眼已经楞在当场的白自在,郁闷的对着旁边的单恋彩虹说道,“哼,你这家伙真是恶毒。”顿了一下后,又对着白自在说道:“这位是你的师母,还不赶快拜见师母。”

        傻楞在场的白自在突然听到思空岚换了一种严肃的口吻一说,立即对着单恋彩虹作楫鞠躬道:“弟子白自在拜见师母。”

        看到白自在的样子,旁边的单恋彩虹这下却不笑了,反倒是对着思空岚横眉说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妻子了?”

        “你说我比武大赛获得前八,你就当我老婆的,怎么?说话不算数啦!?”

        “但是你明明说你要拿个第一名回来的,结果你也没有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我可不记得了,你有录音吗?”

        “你……你耍赖!”

        “我耍赖又如何了?……喂,你别走啊,老婆,等等我……”

        看着自己刚认的师父,被誉为天下第一快剑,拥有人见人怕功力的思空岚居然在自己面前如此耍宝,白自在一时间很难相信这个事实。

        而前面追上了单恋彩虹的思空岚看到白自在还没跟上来时,回过头对着白自在大喊道:“我说乖徒弟,你倒是快点跟上来啊,不然我可不理你啦。”

        ……

        听着乌贼的汇报,舞步大笑着说道:“这个思空岚,还真是太有意思了。”说着,顿了一下,然后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走,我们去找思空岚,我要给他主持婚礼。挑选一把上等好剑,我要送给他的白自在徒弟,哈哈。……对了,还要准备一份送给思空岚那家伙的新婚贺礼,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好。”

        看着舞步如此开心的模样,妖罗兰却是无奈的笑道:“哥,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吧,然后在南方少天的地盘给我师父办一场豪华大婚礼吧。”

        “恩,这个主意好,赶快通知出去。”舞步笑着说道,“对了,让中华和红尘两人,去迎接飘叶,然后赶往洛阳去。”

        “是,老板。”乌贼轻声说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就和暗翼离去。

        “等等。”舞步沉思了片刻,然后对着乌贼喊道,“从今以后,不用再喊我老板了,大家都是朋友,你们跟随了我这么久,一直以来,都是我亏欠了你们。”顿了一下,舞步又继续说道:“以后就喊我舞步吧,大家都是朋友,我不在是你们的老板了。”

        “……是,老板……哦,不,是舞步。”楞了一下之后,乌贼和暗翼两人同时说道,但是话刚出口,就发现自己说错了,立即改正了说辞。

        凝望着天空,舞步如是说道:“哈哈,思空岚这家伙,真是一个怪人。”

        (全书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