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 全文完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云彦并未觉得有丝毫的不妥,而是一脸认真的翻译给店员听。

      陪自己未来的妻子买衣服,是很正常的事情。

      龙萤月注意到,在陆云彦说话的时候,店员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比刚才接待她的时候热情不少。

      陆云彦跟女店员一言一语的沟通了一会儿,店员才点了点头,转身去拿了两套里衣出来。

      陆云彦转身去付钱的时候,店员又开始说些什么,龙萤月听不懂,只能不解的看着陆云彦。

      “她说什么?”她忍不住的问他。

      “她问我要联系方式。”陆云彦坦然的回答,说着,便转头表情严肃的朝着店员说了句什么,年轻的女店员脸上的表情立马变了,收了钱之后便将袋子丢给了他们,态度很不好,末了还瞪了龙萤月一眼。

      “你又跟她说了什么?”龙萤月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道。

      “我拒绝了她的请求。”陆云彦转眸看她,然后挑眸说道。

      当然,他并未告诉她,他拒绝对方时说了什么。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不禁面露鄙夷之色,忍不住暗暗的道了一句。

      “拈花惹草的男人!”

      这男人就长着一张祸害人的脸,就连在这小破岛都会让当地的女人倾心!

      真是过分!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会有点生气。

      二人离开了小店之后,龙萤月本来是打算先回去的,毕竟新的里衣需要先清洗一下,等到用吹风机吹干她再换上,不过这样很麻烦,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正当他们离开小店往回去的方向走了没多久的时候,便见一间饮品店里,吧台上摆着各式各样彩色的饮料,看起来十分的好看,像萤火虫的光芒一般,那是龙萤月最喜欢的光芒。

      她不禁停下了脚步,在那家饮品店门口。

      见她忽然停下,她身后的陆云彦也停下了脚步,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店,然后又看了看她此时的表情,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变了变。

      正当他要开口提醒她什么的时候,龙萤月忽然转头看他,忽然的朝着他伸出了手。

      “我想喝那个,给我钱!”

      这倒是她第一次问他要东西,虽然语气很像个讨债的大爷。

      但是,他还是不自觉的伸出了手,将放在裤子口袋里的现金都拿了出来,递给了她。

      果然,她接过钱之后,便朝着饮品店里走了进去。

      看着她走进去的身影,陆云彦不禁缓缓的皱起了眉,倒有些担忧。

      很快,龙萤月端着两只装着漂亮液体的杯子走了出来,递给了陆云彦一杯。

      未等他开口言语,龙萤月便低头,喝了一大口饮料。

      只是,这饮料一入口,她忍不住皱起了眉,这才知道,这饮料不是单纯的饮料,更像是酒……有些辣辣的,但是,还挺好喝的。

      这是她十八岁以来,第一次喝酒,以前爸爸妈妈一直不让她碰这一类的东西,说是怕她遗传到妈妈一喝就醉的本事。

      很快,龙萤月又忍不住喝了第二口。

      不到几下,一杯酒便全部落了肚,被龙萤月喝了个干净。

      看着她手上的空杯子,陆云彦轻轻的叹了口气,倒也没说些什么,只是一个仰头,将自己手上的酒也喝了。

      回去的路上,龙萤月倒还算正常,虽然心情不错,忽然哼起了歌。

      陆云彦走在她身后,时不时需要伸手扶她一下,以防她跌倒。

      等到到了海边小楼门口的时候,龙萤月的脚步明显已经开始不稳了。

      陆云彦只好一手扶着她,一手开门,将她带进去。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不胜酒力。

      那对他来说根本不造成影响的酒,竟然让她这么快就醉了。

      进门之后,龙萤月有些不满的将他推开了。

      “别扶我,我自己会走,我又没残废!”她咿咿呀呀的说着,身子朝着前面走去,大概是因为视线有些模糊,于是便扶着扶手慢慢的爬上了楼。

      见状,陆云彦轻轻的叹息一声,倒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只能跟上她的脚步。

      只是,刚刚上楼,她便直接奔着露台上去了。

      陆云彦脸色一变,蓦地跟上了她的步伐,在她扑向露台外的大海之时,及时的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你干嘛呀,斯文败类,谁让你靠我这么近的!”龙萤月不满的嘟囔着,伸手要推他。

      可陆云彦却没敢松手,好看的脸上,表情顿时哭笑不得。

      她不知道的是,这两天里的内心波动,几乎比他这一生活到现在的所有波动加起来的都要多,都要重……

      天知道,刚才看她醉醺醺的上露台要跳海的时候,他的心脏忽然的有多紧张,那一下,仿佛停顿了一般。

      她在海里溺水的时候,他的心情跟此时也差不多。

      还有……在荒岛上,绑匪把她带走的时候……他慌了……

      这一生,他以前从未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更没有什么害怕失去的东西。

      唯独……只有她,能够激起他身上那些人类该有的感情和情绪,而且,还会让他浓浓不断的,又产生其他的情感。

      很强烈,他根本无法忽视。

      “放开我,我不要你,我要去找爸爸妈妈,还有念元哥哥……”龙萤月已然醉了,一边挣扎着还一边开始说起了胡话,思绪已经开始糊涂,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声音落下之后,陆云彦的脸色却猝不及防的一变。

      “念元哥哥?”他忽然皱起了眉,在意的看向她。

      在她口中喊出那个亲昵的四个字的时候,他的心脏,蓦地缩紧了一下。

      紧跟着,一股无名的怒意,就这么浮了上来。

      他查过龙家的情况,她并无兄弟姐妹。

      就在陆云彦表情严肃盯着她的时候,龙萤月却根本没听懂他的话,只是不满的推着她。

      见她那满脸醉状的模样,陆云彦不禁轻轻的叹了口气,下一秒,将她抱了起来,走回了卧室内,将她放下之后,便转身将落地窗关上,然后反锁,以防她再次跑出去。

      龙萤月自然没那么好说话,大概是因为醉酒不舒服,在房间里闹腾了一会儿,才终于安静了下来,坐在了床上,安分了下来。

      见她终于安分,陆云彦这才放松了些警惕,也跟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而这时,龙萤月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的脸打量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将脸凑了过来,跪起在了他的面前,这样的她要比坐着的他稍微高上那么一点。

      当她凑近的瞬间,陆云彦的心口微微一怔。

      而紧跟着……她忽然朝着他的脸,伸出了双手。

      白皙的手落在了他的脸上,却是忽然间捏了捏,然后又揉了那么几下。

      “……”陆云彦脸上的表情顿时复杂,她这是把他的脸当成玩具了?

      虽然有些无奈,但是他并不讨厌她的这种行为,反而……倒忍不住纵容起她来了,任由她胡闹着。

      正当他再次哭笑不得的时候,龙萤月玩够了,才有些气呼呼的骂了一句。

      “你这个臭男人!”

      忽然被骂,陆云彦倒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时,龙萤月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醉醺醺的嘟囔着道。

      “长那么好看干嘛,让老娘……哦不是,让本大小姐都有点……”说到这里,她忽然没说了,而是有些疲惫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而陆云彦的脸色却一变,蓦地在意的问她。

      “有点什么?”他目光闪烁,神色专注,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回答。

      可龙萤月的双眼,却已经开始打架,一眨一眨了起来,看似马上就要睡过去一半……

      在努力保持了清醒几秒之后,龙萤月终于扛不住醉意,倒了下去,昏睡了起来……

      而在她倒下的瞬间,唇不经意划过他的,轻轻的……

      陆云彦伸手接住她,身形却僵住了。

      ……

      第二日。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从露台外照进了卧室里,落在了女孩的眼皮上。

      她动了动眼睛,睫毛颤了下,然后才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

      脑袋稍微有些晕。

      龙萤月慢慢清醒,记忆才慢慢回到,想起自己昨天跟陆云彦来到这个小岛上,晚上她还喝醉了。

      之后的事情,她都想不太起来了。

      一想到这里,她忽然一紧张,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完好无缺之后,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转头四处望去,也没看见陆云彦的身影。

      正当她好奇之时,听见卧室内动静的陆云彦,忽然推开了露台的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身清爽白色衬衫的他,在阳光下,莫名显得有些迷人……

      龙萤月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眼睛。

      “醒了?”见她醒来,陆云彦勾了勾唇,好看的脸上勾出一抹浅笑。

      那抹笑意,又让龙萤月一怔,然后转开视线。

      “你先去洗漱,我去买早餐。”陆云彦来到床边,轻声的对她说道。

      她想或许是她昨晚喝醉的原因,竟觉得此事的陆云彦很温柔迷人。

      酒精会伤脑子吗?

      龙萤月开始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这时,正准备走的陆云彦忽然想起些什么,停下了脚步,忽然转头对她嘱咐道。

      “对了,衣服都给你洗好吹干,放在卧室了。”

      “你如果想洗个澡的话,也可以。”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倒是有些诧异。

      她给他洗的衣服?

      想着,她忽然从床上起身,朝着浴室里跑了进去。

      果然,柜子上整齐的折叠着一套衣服,由内到外都有,无一例外,吊牌都摘了,带着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她的脸色蓦地一变。

      下一秒,她猛地转身出来,将正准备下楼的陆云彦叫住,一脸惊恐又不可思议还有些生气的问道!

      “你该不会连里面的那套也帮我洗了吧?”

      听她这么一问,陆云彦倒是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

      “当然。”贴身衣物必须要洗净消毒之后才能穿。

      “你……”龙萤月的脸瞬间爆红,顿时无话可说,只是生气的看着他。

      见她很是生气,陆云彦眸中闪过一抹疑惑,然后才一脸淡定的慢慢解释。

      “反正我们早晚是夫妻,夫妻之间,不必介怀。”

      一听他的话,龙萤月更是要爆炸了,立马大声的反驳。

      “谁跟你是夫妻!”他是不是昨晚喝傻了,不然怎么能说出这么荒唐的话。

      被她反驳之后,陆云彦也并未生气,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十分镇中的告诉她。

      “从小到大,我从未失算过。”

      所以……他认为他们会成为夫妻,那结果便一定会是这样。

      “神经病……”龙萤月生气的大骂,她现在怀疑他脑子有问题了!

      被她骂了之后,陆云彦倒好脾气的提醒着她。

      “你可以泡个澡,有助于头脑清醒。”

      话说完,这才下了楼。

      “该泡澡的是你才对!”龙萤月扯着嗓子喊道!

      骂归骂,等到陆云彦出门了之后,龙萤月还是转身回到了卧室。

      被关在荒岛上不知道几天,她到现在都没有洗过澡,身上脏兮兮的有些不舒服。

      再加上衣服洗都被洗了,而且她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而且洗的很干净之后,便只能勉强先穿上了。

      虽然一想起陆云彦帮她洗过衣服这件事,她还是有些生气……

      ……

      等到陆云彦回来的时候,龙萤月已经洗好澡,吹干了头发,一身清爽的站在阳台上看海边来往的船。

      陆云彦提着早餐回来,对她说道。

      “岛上没有中餐,买了点蛋糕和饮料。”

      说着,便将东西放在了露台的长桌上,然后拿了块蛋糕,递给她。

      龙萤月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伸手接蛋糕,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生气。

      “不吃早餐,对胃不好。”他皱了下眉,然后提醒着她。

      “不用你管。”龙萤月又转过了头,然后说道。

      听她这么说,陆云彦倒是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说道。

      “也好,今天回国的船上,看来不用带你了。”

      “什么?回国?”一听他的话,龙萤月忙的回头看他,惊喜的问道。

      他们可以回国了吗?

      “先把早餐吃了。”陆云彦扫了一眼手上的蛋糕。

      龙萤月看了他一眼,然后才伸手将蛋糕接了过来,吃了两口。

      直到将一个小蛋糕都吃完之后,陆云彦才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接着对她说道。

      “还有两个小时开船,我已经联系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

      “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去了。”

      见状,陆云彦沉默了片刻,倒是忍不住的开口问她。

      “跟我在一起,你似乎不太开心?”

      “当然,谁愿意跟你待在一起,我想快点回南陆市。”龙萤月想都没想,便直接的回答道。

      她这几天是被迫跟他待在一起的,她自然是想快点回到熟悉的南陆市。

      “为什么?那里有你想见的人?”陆云彦微微皱眉,在意的问道。

      脑海里,忽然想起她昨晚叫的那个人……

      念元……哥哥?

      活了这些年,几乎没有这件事更在意的事情,正因为此,昨晚他竟然失眠了!

      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

      “那是自然!”龙萤月撇唇,她想见的人可多了。

      听了她的回答之后,陆云彦脸上的表情怔了怔,沉默了下来,并未再说些什么。

      好看的脸上,表情变得有些许的……不大开心。

      见他忽然安静,龙萤月不禁转头来看他,见他的脸色之后,这才一愣,忽然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似乎有些过分了。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不是你讨厌,其实这么一遭下来,我觉得你人还是挺不错的。”她脸上扯出了一个微笑,忙的解释道。

      他毕竟还救过她,这一路上也还挺照顾她的,虽然他说出口的话大概率会让她生气。

      还不错?

      听她这么一说,陆云彦的眼底划过了一抹光。

      “只不过比起跟你待在一起,我还是更想回南陆市!”

      龙萤月的声音接着响起,陆云彦脸上的光芒又暗淡下去……

      这辈子,他从未像此刻这样……忐忑过,就像昨晚一样……

      想到这里,向来对一切无所谓的他,心情竟忽然变得有些,烦闷起来。

      他忽然的转身,离开了露台,走进了屋子里。

      “额……”龙萤月愣在原地,见他不理自己,以为他生气了。

      是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吗?

      ……

      两个小时之后,龙萤月跟陆云彦到小岛港口,成功登上了回过的船,虽然是运送货物的船。

      不过好像是因为陆云彦的关系,对方才答应让他们顺路乘船离开的,龙萤月心想,这货物的主人心挺好的,等她回去之后,要去感谢他一下。

      货船上有工作人员的小房间,让出了两间给龙萤月和陆云彦。

      陆云彦把龙萤月送到小房间之后,便转身离开了,龙萤月有些纳闷,想着或许是自己早上的话惹他心里不舒服了。

      本想再找他道歉,不过怕他也不愿见她,所以也就没有行动。

      回过需要两天多的时间,期间龙萤月要么在小房间里休息,要么去甲板上透气,看看天空和海里的鱼。

      期间也没碰上陆云彦,不过问船上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他一直在房间里休息,于是想着他平日里那懒洋洋弱不禁风的样子,倒觉得也正常。

      两天之后,大船回到南陆市的港口。

      龙萤月本想下船前再去见下陆云彦的,但终于回家,心里太过于激动,便直接下了船,叫了辆出租车赶了回去。

      失踪了好几天,家里一定都担心急了。

      ……

      港口。

      陆云彦下船前并未看见龙萤月的身影,抓来工作人员一问,才知道船刚刚停靠,那丫头便跑了。

      听见这个回答,他倒笑了笑,丝毫也不意外。

      正当他转身准备下船之时,几名保镖模样的男人,匆匆的上了船,着急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大少爷!您没事可太好了,老爷和夫人他们都快要急坏了!”

      “你们怎么来了?”陆云彦看了眼保镖,然后淡淡的问道。

      “有消息称您包了辆船回来,我们这就急忙赶来确认了。”保镖回答道。

      “车就在那里,我们快回去吧。”

      听保镖这么说,陆云彦缓缓的点了点头。

      “算了,也累了,该回去了。”

      ……

      龙萤月身无分文的从出租车上下来,便拉着家门口的保安,借了钱之后付的车内。

      保安看了她,惊的脸色大变,惊叫的跑进去通知去了。

      给了钱之后,龙萤月才忙的跑了回去。

      保安前脚刚到,她后脚便进了门。

      “我回来了!”进门之后,她忙大声的道了一句。

      只是,没等她看清屋子里的人,便忽然被一个身影抱住了。

      她的头,靠在了一个宽厚的肩膀上。

      她一愣,瞬间认出对方。

      “念元哥哥……”

      “你没事,太好了……”商念元紧紧的抱着她,脸色稍显得有些憔悴。

      紧跟着,他将她松开,低头检查着她,确定她完好,而且没有异常之后,他脸上的表情才终于转缓了一些。

      龙萤月也注意到他的脸色,不禁愣了一下。

      念元哥哥应该也担心他吧。

      “咳……”这时,大厅里,一怔严肃的咳嗽声忽然传来。

      听见咳嗽的声音,龙萤月才转过了头,一看,便看见爸爸那张严肃无比的脸。

      而在她身边,时唯夏也正一脸担心的望着她。

      “你这些天到底在哪,那些家伙对你做了什么?”龙廷夜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问道!

      她这几天是彻底失踪了,时唯夏急的都快要疯了!

      龙萤月本来想直接说明由来的,但是见家人如此担心,便连忙的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了时唯夏。

      “妈,我这不安全回来了么,一点事都没有,一点点伤都没有受!”龙萤月解释着说道。

      听女儿这么说,时唯夏才点了点头,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然后说道。

      “既然没事就好,剩下的慢慢再说。”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龙萤月心生几分愧疚。

      “我们倒没什么,只是苦了念元了,这几天一直在为了找你四处奔波动关系,时刻关注你的消息,每天几乎都没怎么睡觉,我都担心他会倒下!”时唯夏有些心疼的说着,转头看了一眼商念元。

      听时唯夏这么一说,龙萤月才慢慢的松开了她,再次转头看向商念元。

      “对不起,念元哥哥……”怪不得她会觉得他脸色不好。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商念元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复杂万分。

      若是那天他没有由着心底的性子离开,而是继续陪着她的话,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了。

      不过经过这些天,他倒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有些疑惑,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时唯夏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现在先不说这些了,你看你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皱巴巴的,快点去洗个澡收拾一下,我让人去做你们喜欢吃的菜,到时候边吃晚餐边聊。”

      听她这么一说,龙萤月才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然后点了点头,转身匆匆的上了楼。

      待到龙萤月离开,时唯夏正打算去厨房的时候,商念元忽然将夫妻二人叫住。

      “叔叔,阿姨……我有件事情想郑重的跟你们提。”商念元走到二人身边,脸上的表情无比认真。

      见状,时唯夏愣了下,然后似乎猜到了些什么,下意识转头看向身边的龙廷夜。

      龙廷夜脸上的表情严肃,倒也没说什么。

      ……

      半个月后。

      龙萤月回南陆市已经半月有余了,被绑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得到了公正的处理。

      但是……似乎经过那么一折腾,龙萤月发现自己好像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这半个月以来,周围的一切都跟以前一样,爸爸妈妈也留在南陆市陪着她,再也不提要出门旅游的事情。

      可是她却总觉得心里面空落落的。

      以前上课认真的她,还莫名其妙的失神……

      莫名其妙,太莫名其妙了,她甚至一度想去医院查查,自己神经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

      因为,晚上她总会梦到一个人!

      “这个陆家大少,说的就是那个南陆市最好看的男人吗?”校园里,龙萤月捧着一杯奶茶坐在学校长椅上发呆的时候,旁边同学的聊天声音,忽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什么?”她转过头,忽然惊讶的问对方。

      她刚才……好像听到了那个病秧子的名字。

      “什么什么?”被她这么一问,熟悉的同学面露疑惑之色,不懂她问什么。

      “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们刚刚说陆云彦怎么了?

      自从回到南陆市之后,她倒也没有见过陆云彦了,没有遇见,她也懒得去找。

      不过想着,他现在可能还在生她当时的气还说不定……

      看着龙萤月的样子,女同学有些无奈的笑笑,然后问她。

      “我们刚刚说了很多话,你指的是哪一句?”

      “你刚刚说了很多话吗,可我怎么只听见了一句?”听对方这么一说,龙萤月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是啊,你难道都没听见?”对方露出惊恐的表情。

      龙萤月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我说你最近怎么怪怪的,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哪个男人能入的了你龙大小姐的眼睛啊!”

      此话一出,身边的几名同学纷纷都露出了八卦的表情,凑了过来。

      谈恋爱?

      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龙萤月顿了下,露出不屑的表情。

      正想否认的时候,刚好看见身边女同学手上的手机,屏幕正停在一条新闻上,标题大又显眼。

      ……

      ——陆家大少身体欠佳,未出席本月董事会,陆氏恐有变动。

      ……

      看着这样的新闻标题,龙萤月一愣,心里没由来的咯噔了一下。

      下一秒,她忙的伸手,将对方的手机拿了过来,看起了新闻的内容。

      新闻的内容就是说,大概从一周前,陆云彦便消失了,连重要的会意都没有出席……

      看完了整条新闻之后,龙萤月的心情忽然变得复杂了起来。

      忽然想起那男人懒洋洋时的模样了。

      在岛上的时候,他跟她一起淋了雨,还在海里游了泳,折腾了那么久,该不会是那病秧子经不住折腾,出了什么问题吧。

      一想到这里,龙萤月的心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见她的模样,一旁的几名同学面面相窥,有些奇怪的说道。

      “这种新闻不是很正常吗,陆家那帅哥不就是个病秧子么,听说被保护的很好才活到现在。”

      听着她们的言语,龙萤月的心里不禁一紧。

      下一秒,她放下了手上的手机和奶茶,忽然从椅子上起身。

      “萤月,你要去哪?”见她起身,众人惊讶。

      “我还有事,先走了。”龙萤月转头,敷衍的道了一句。

      “等会不是说一起吃晚餐吗?”

      “不吃了。”她未在解释,只是匆匆的跑着离开了学校。

      一边跑着,一边拿出手机,想打电话让司机来接她。

      可刚刚拿出手机,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龙萤月看了一眼屏幕,是念元哥哥打来的电话。

      她一怔,这才想起,这些天念元哥哥每天都寸步不离的接送她上下学和逛街娱乐。

      今天可能是来接她了。

      她忙的接下电话。

      “念元哥哥……”

      “萤月,下课了吗?”手机里,传来商念元温柔的声音。

      “嗯,正准备出学校,今天你就不用来接我了,我有个地方想去一下……”

      她还是想去看一眼陆云彦,如果他是被她害的现在这样的,那么她心里就太过意不去了。

      她的心里此时乱的很,也必须要过去一趟才行。

      “你想去哪?我陪你过去,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一听念元哥哥说有事,龙萤月一愣。

      “有什么事吗?”

      念元哥哥很少对她说有事找她,他忽然这么一提,她下意识的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便忍不住的问道。

      “你先出来,我在学校门口等你,等你来了就知道了。”商念元温柔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犹豫了一会儿,才答应。

      等到她出学校,便见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跑车,跑车前,商念元身穿着正式的银色燕尾服站在那里等待着。

      见状,她愣了一下,倒是有些错愕他穿成这样,是要去出席什么场合吗?

      见她出来,商念元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然后转身为她打开了车门。

      “上车吧。”

      她点了点头,然后上了车。

      商念元帮她将车门合上之后,才转身上了副驾驶。

      “念元哥哥,你找我是……”她忍不住的问道。

      “等会就知道了。”商念元笑了笑,并未回答。

      见状,龙萤月轻轻的叹了口气,也只好耐心的等待着。

      只是,她的心里忍不住的有些忐忑,满脑子都是刚才看见的那个新闻里面的内容……

      以至于,车子开到了哪里,她都没怎么注意。

      直到念元哥哥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

      “到了。”

      听见声音,她才一愣,转头朝着车窗外看去,发现他们正在医院门口。

      “你身体不舒服吗?”龙萤月一愣,脱口问出,差点忘记了他的身份。

      “不是,有件事,想让你第一个知道。”商念元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温柔的说道,然后开门下了车。

      龙萤月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忙的推开了车门,跟上了他的脚步。

      二人进了医院,乘了电梯去了某个楼层,最终来到了某间病房门口。

      病房里面,此时正热闹的很。

      几名医生正围着,还有家属的哭声传来,龙萤月心里一紧,有些担心的时候,便听出那声音是喜悦的。

      “这真是一个奇迹,病人已经清醒,接下来会慢慢的恢复。”医生的声音接着传来。

      龙萤月跟着商念元站在病房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各种声音,这才终于明白了什么。

      是他们的研究,成功让植物人苏醒了吗?

      想到这里,龙萤月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喜悦的表情。

      她知道,这是念元哥哥这些年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如今有了个好的开始,她很为他高兴。

      “商教授来了!”这时,里面的医生看见了门外的人,忙尊敬的道了一句。

      商念元笑了笑,跟对方寒暄了几句,然后便带着龙萤月离开了病房,而是去了顶楼的天台上。

      此时,龙萤月还是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劲,只以为念元哥哥心里高兴,想要好好的跟她说说而已,于是,便开心的对他说道。

      “恭喜你,念元哥哥,莫雪阿姨他们知道了一定也会为你高兴的。”

      只是,她的话说完,才发现,商念元此时顶着她看的眼神,稍微的有些奇怪。

      她愣住,好奇的看着他。

      “萤月……”商念元顶着她看了片刻,然后才开口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第一个知道吗?”他看着她,问道。

      闻言,龙萤月一怔,倒是一下子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而这时……站在她面前的商念元,却在她的面前,缓缓的半跪了下来。

      她一惊,正面露错愕的时候,商念元从怀里拿出了一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钻石的银色戒指。

      龙萤月僵住,脸上的表情满是震惊……

      念元哥哥,要跟她求婚?

      “萤月,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我才彻底想清楚一些事情。”商念元看着她,温柔无比的说道。

      “我想要永远保护你!”

      他想通了,就算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并不那么重要也无所谓。

      他想要一直保护她,他不能失去她,不能再让上次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他的话音落下,龙萤月却愣在那里,还处在震惊之中,无法回过神。

      念元哥哥说想要一直保护她,还拿出了戒指……

      这意思,是要向她求婚吗?

      怎么办,她的心里面,一下子变得好乱,脑子也好乱。

      正当她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时候,商念元依旧跪在那里,便试探性的将戒指从盒子里取了出来,然后握住了她的手,将银色的戒指,戴进了她的无名指之中。

      龙萤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商念元便已经起身,站在了她的面前,顺势揽住了她的腰。

      “萤月,我发誓……以后会用我的一切来爱你!”

      他的声音落下之时,龙萤月又是一惊,脑袋这才渐渐的清醒过来。

      她要嫁给念元哥哥吗?

      小的时候,她的确产生过那样的想法,认为念元哥哥温柔脾气很好,她想一直跟他在一起。

      可是,长大之后,分开了那么几年,再等到他回来……

      尤其……是在半个月前的事情之后,她的想法,好像早就跟小时候不同了。

      想到这里,龙萤月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更慌。

      见她慌乱,商念元忙柔声的对她说道。

      “别害怕,婚礼可以晚几年再办,我不逼你。”

      龙萤月张了张唇,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面前的人,便慢慢的低下了头。

      她一惊,条件反射般的躲开了,手也不自觉的推了她一下。

      她的这一番动作,让商念元的表情也随之一僵。

      一阵沉默……

      龙萤月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然后轻轻的伸手,将它摘了下来。

      商念元便低眸看着她的动作,脸上的表情,白了下来。

      “念元哥哥……对不起……”她将戒指递还给他,小声的说道,心里满是愧疚。

      看着她手上的戒指,商念元帅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的不能再苦的笑意。

      “哥哥……吗?”

      始终只是哥哥吗?

      许久,他才慢慢抬起发白的手,将那枚戒指接了过来。

      龙萤月看着他的脸色,已经不忍心再说些什么。

      “我……”可想了想,她还是开了口,虽然刚开口,便被打断了。

      “那个人,是陆云彦吗?”商念元眸光暗淡,有些痛苦的问道。

      半个月前的事情,早就被查的差不多,陆云彦所做的事情,他也差不多都查到了……

      只是,他依旧将决定压在了他跟萤月这些年的感情上了。

      可是……

      商念元的话音落下,龙萤月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

      “我不知道……”下一秒,她摇了摇头,白着脸色说道。

      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当念元哥哥要吻她的时候,她才知道心里的答案。

      可是对于陆云彦,她也不是很确定。

      “我的脑袋好乱,好乱……”龙萤月后退了一步,有些慌的说道。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商念元的表情也变了变,他忍不住心软的说道。

      “不必愧疚,你没欠我什么。”

      虽然听他这么说,可龙萤月的心里也没好受多少,只是现在一想到陆云彦现在的情况,她的心里面还是忍不住揪了起来。

      “对不起,念元哥哥……我要去个地方。”下一秒,她还是咬牙,开口道。

      听着她的话,商念元脸上又是一阵苦笑,他站在那里,并未说话。

      因为他说不出让她去吧……

      龙萤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转身离开。

      待到她离开之后,商念元后退了几步,手紧紧的握着那枚戒指,然后低头,看向楼下那个一路小跑,急匆匆的身影,脸上的表情已然没了任何的血色……

      因为他知道,他马上就要失去她了。

      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决定,可此刻,他却忍不住想,当年出国的决定,也许就是个错误……

      若是当年他没有离开的话,或许,现在是不是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呢?

      ……

      龙萤月出了医院之后,拦了辆出租车,便直接让他往陆家的方向去了。

      路上,她发消息给家里的保镖,让他们查陆家的具体地址,很快便收到了回复。

      等到车子来到陆家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龙萤月下了车之后,便忙跑到了陆家别墅前,伸手按门铃。

      很快,便有佣人过来开门。

      当看见她的时候,佣人愣了一下,然后才忽然疑惑的问道。

      “龙……龙小姐?”

      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龙萤月不禁有些错愕,但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找陆……”

      未等她话说完,佣人忽然转身朝着屋子里跑了进去。

      “老爷,夫人,龙小姐来了!龙小姐来了!”

      “……”龙萤月愣住,满脸错愕。

      但见门没关,便直接走了进去。

      当她进了大门,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立马从里面急匆匆的出来一行人。

      为首的应该是陆老爷跟陆夫人,还夹着好几名佣人。

      “龙小姐,龙姑娘,您可算来了……”陆夫人匆匆的跑来,一把激动的握住了龙萤月的手。

      “额……”眼前的情况,让龙萤月措手不及,全然猜不到为什么会这样。

      虽说龙家威望挺大的,可是,陆家也不差,他们也不用这样吧。

      可陆夫人也没解释个所以然,只是着急的拉着她往二楼走去。

      “快,快跟我去彦儿的房间!”

      “陆云彦他……”看着对方的反应,龙萤月的心里一颤,看着架势,陆云彦该不会是……

      这一瞬间,她的心里面,忽然很难受……

      “龙姑娘,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彦儿!”陆夫人一边带着她上二楼,朝着房间走去,一边梗咽着说道。

      对方的话让龙萤月不解,可是一想到陆云彦的情况,她的心里面便难受,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一来二去,她人已经被带到了陆云彦的房间门口。

      佣人忙的将房门打开。

      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暗。

      “龙姑娘,就当你发发善心,一定要救我们家彦儿!”陆夫人一边将她往里面推,一边抹着眼泪说道。

      “龙小姐,大恩不言谢,日后你是我们全陆家的恩人!”一旁的陆老爷也摘下眼镜抹眼泪,对她说道。

      看着面前的情况,龙萤月的心里更慌了。

      待到她进门之后,身后的房门便被关上了。

      “咳咳……”一声咳嗽,在卧室里面响起。

      龙萤月一怔,这才抬手,在房间的墙边摸了摸,将灯光打开。

      干净整洁的房间里,大床上,俨然躺着一个皮肤很白的男人。

      她慢慢的走了过去,直到来到床边,看见陆云彦的时候,她的心里面不禁一紧。

      相比上次见面,他瘦了不少,而且血色看上去也不是很好。

      “陆云彦……”她心里一紧,忙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听见她的声音,靠在床上的男人,才缓缓的睁开了那双灰色的眼眸,看向她。

      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停顿了片刻,忽然慢慢的下移,落在了她双手手指上,似确定了什么之后,再次的移开,然后才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他慢悠悠的开口,如往日那般懒洋洋的,消瘦的脸庞依旧好看。

      往日里,龙萤月一定又要忍不住在心里骂上几句,这男人长成这样简直没天理。

      可此时,她压根没有什么心情。

      看着陆云彦此时的样子,往日总是对他凶巴巴的丫头,眼泪却一下子夺眶而出。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她难受无比的说道,声音里满是梗咽。

      心里忽然的疼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比刚才拒绝念元哥哥的时候还要疼,还要让她疼……

      见她的眼泪忽然掉落下来,陆云彦脸上的表情一僵,好看无比的脸上,顿时慌了。

      下一秒,他蓦地伸出了手,将站在床边的她拉了过来,一把抱入了怀里。

      “跟你没关系。”他低头对她说道,脸上的表情有些愁,愁怎么让她停下眼泪。

      龙萤月靠在了他的怀里,鼻尖又传来那淡淡的茶香味,她心里面更是揪着疼……

      “对不起,如果你当初没救我的话就好了,那你就不会成这样了,如果你不认识我就好了!”龙萤月越哭越伤心,她很少哭成这样,可是现在实在是忍不住。

      见她哭的越来越厉害,陆云彦也是彻底慌了,手忙脚乱的伸手帮她擦眼泪,但还是忍不住认真的说道。

      “那怎么行,不认识你,我娶谁?”

      若是他没认识她,那他这辈子岂不是真的要去当和尚。

      听着他的话,龙萤月愣了一下,慢慢的从他怀里面抬起头,睁着那双被泪水湿润的双眼,望着他。

      见她终于停下了哭声,陆云彦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才又缓缓的对她说道,似在安慰。

      “该负的责还没负,我不会死。”

      一听她说负责,她这才想起他在岛上说过的那些话,眼泪顿时落的更厉害了。

      “我负责,我负责,你别死好不好!”龙萤月一边吸着鼻子,一边难过的说道。

      他之前一直让她负责,只要他没事,她愿意负责!

      “我说的是我负责……”

      他在船上,把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所以,该负责的人是他!

      只是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些什么,眼底露出了几分惊喜之色,问她。

      “不过,你刚才的意思,是愿意嫁给我了?”

      闻言,龙萤月下意识的想要点头,可却又忽然顿住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怕她反悔,他便急着道。

      他的反应,让龙萤月有些错愕,疑惑了好一会儿,忽然认真的问他。

      “陆云彦,你生的到底是什么病。”

      面对她的问题,陆云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缓缓的道。

      “相思病……”他实在是想她,于是便憋出了这么个病来!

      自从半个月前回到南陆市,龙家便对她加强了安保,他平日里见她一面都难。

      原本对人生不感兴趣的他,更是觉得无趣,没了胃口,连茶都不怎么想喝了。

      再加上,他这些派人查到的她之前曾提过的那个念元哥哥,这阵子正寸步不离的陪着她,甚至还去买了钻戒……

      可眼下她对他似乎还讨厌着,必然会毫不犹豫的转投那位哥哥的怀抱里,他的确是急了。

      于是,便狠饿了自己一周,藏着心思放出了新闻……

      ……

      果然,在陆云彦的声音落下之后,龙萤月暴怒的声音,响彻整个卧室!

      “你再说一遍!”

      ……

      门外,正在偷听的众人纷纷一惊,紧跟着,屋子里传来一些声响。

      可奈何陆云彦之前说过,除了龙萤月之外,谁也不准进去,也没人敢进去,包括陆老爷和陆太太!

      直到折腾了一会儿之后,龙萤月惊恐担忧,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陆云彦,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别吓我行吗?”

      众人惊,忙的推开房门进去,便见陆家大少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而龙萤月则半跪在他面前一脸担心。

      “咳咳……没事,就是手骨折了。”陆云彦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刚才被她打骨折的手。

      一听他的话,龙萤月的脸色又是大变,眼泪又掉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

      而门口的众人却都被这一幕惊呆了,除了被这龙家大小姐的彪悍震惊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很大的原因,因为……骨折的大少爷,竟然还在笑,笑的很是好看……

      “说好了,你要嫁给我。”陆云彦还念念不忘的道。

      她刚才说了要对他负责的!

      龙萤月:“!!!”

      众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