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方大佬马司徒四

        唉,深深叹了口气,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方大和向红日发现我不在之后,能尽可能的联系上马东和马西,然后去马司徒那里找我,除此之外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马司徒身上,希望他不是要灭我的口才好。

        好在他们没有把我的头给蒙起来,我能看清楚外面的一切,知道是往上面地方开。

        车子出了牌楼口一路西行,一个小时后驶进了一个叫东方的小区内,这个小区并不大,许多楼房的外墙都破破烂烂的,也不是什么高端小区。

        古话说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马司徒住在市里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区,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我还以为他住的地方肯定和三古他们一样是别墅或庄园呢。

        车子开进小区,七拐八拐最后停在了写着三号楼的一栋八层楼的楼下,我们下车之后,胖高个和瘦小男子一个在前面带路,一个在后面以防我逃走,进去后一直登上了6楼,停在了写着606门牌号的门口。

        胖高个去到门前,拿手轻轻在房门上敲打了四下,不过他这可不是随意的敲打,而是有规律有节奏的,他先是连续敲打两下,然后中间停顿几秒后,再次连续敲打了两下。这种敲门的手法经常被一些探子或线人拿来用,寓意平平安安,平安抵达的意思。

        咚咚……咚咚,敲了四下之后,没过一分钟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模样长得和我身边的黑丫有几分相似,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也是柔柔弱弱的样子。

        胖子和矮子看见那小男孩后,表情立刻变得尊敬起来,胖子轻声问那小男孩,“小少爷,老太爷在不在家?”小男孩点点头,“在呢,一直在书房等叔叔你们俩呢。”

        这小男孩应该是马司徒的孙子吧,我心里这么想着,就迈步跟着走了进去。进门之后我就愣住了,这房间的摆设布局也太普通了,一点看不出是一个一省商业大亨住的地方,家具什么的都太简洁了,而且都是木制结构的,也不是什么黄花梨,桃木红木这些,只是最常见的木头打造的,比普通人家看上去还普通。

        穿过大厅去到书房,说是书房可里面的书却不多,只有一个窄小的书架,上面摆放着二十来本书籍,在书架一旁的椅子上,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光头老人正坐在上面拿着引起了我的注意,竟然是摩斯密码,怪不得胖子和瘦子进门都用对暗号的方法敲门。

        “老太爷,您说的人给您带来了,您老要是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们哥俩就回去忙了。”胖子面对着光头老人躬身说道。

        光头老人‘恩’了一声,眼睛始终不离手里的摩斯密码,摆摆手,“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们两个回去忙吧。”

        胖子和矮子离开后,我和黑丫就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光头老人,期间我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一直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我们三个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寂静的让我非常不适应。

        当时间定格在九点半,也就是进门二十分钟后,我身边的黑丫突然指着老人,气呼呼的喊着,“死老头,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们可走了。”

        光头老人听到黑丫的喊声一点都没有恼怒,而且我还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惊喜的表情,接着他立刻放下了手上的那本摩斯密码,站起身来一脸和善的径直朝黑丫走来,由始至终看都没看我一眼。

        想起这光头老人的身份,我一步上前就挡在了黑丫前面,他找我来却一句话不说,我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气,故此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光头老人见黑丫被我挡在了身后,才抬起头开始打量我,一直打量了好几分钟,这才开口,“我是谁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你的身份我也是一清二楚,找你来的原因,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吧?”

        “恩。”我点点头,也没拐弯抹角,“没猜错的话,您应该就是马司徒马老爷子了,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您找我来的原因,和我一样,我只是来拿回我爷爷李三泉当年交给您的线索。”

        马司徒‘哈哈’大笑两声,“线索,什么线索,我可不记得李三泉给过我什么线索哦。”

        他这明显是故意耍无赖,刚还说找我来的目的和我一样,现在却说我爷爷没给过他线索,对此我却无可奈何还不能动怒,因为怒不过人家,只得强忍下来,反问他:“老爷子,既然您找我来不是为了线索,那么请问您找我是为了什么?”

        马司徒指了指我身后的方向,“为了她。”

        我回头看向身后,身后只有一道门和黑丫,马司徒说的他当然不是门了,只是我不明白他找黑丫的话,那么派人把我弄来做什么?

        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马司徒也给了我一个还算解释的通的答案,他说只有我来,黑丫才会跟着来,他这一直只说半句话让我猜,我怎么猜?我又怎么可能猜得出,我来了,黑丫就一定会跟着来。

        除非我是神仙,否则谁猜得到原因。

        “老爷子,您这话可让我摸不着头脑了,有什么话能不能明说?”

        马司徒没有理我的话茬,而是朝着黑丫招了招手,“丫头,过来。”黑丫却嘴巴一撇,“我不,你个老坏蛋别想把我抓起来,我要一直跟着四海哥,等过两年嫁给他。”

        我一听这话,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看看顿时沉下脸来的马司徒,在看看像是和家人赌气闹别扭一样的黑丫,就知道这一老一少肯定关系匪浅了,就算不是亲爷俩,那肯定也是有血缘的一家人,否则也不会听到黑丫说要嫁给我,就跟变了人一样,看架势似乎要把我生吞活剥了。

        “马老爷子,您可千万别听这丫头乱说,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看待,可以点别的心思没有。”我急忙辩解。

        我这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更乱套了,黑丫直接双手抱住了我,嘴里一直嚷嚷着就要嫁给我,就要嫁给我。我想推开黑丫,可这丫头劲儿特别大,一时根本挣脱不开,然而就在此时,我却听到了马司徒的笑声。

        我抬头看去,虽然马司徒是在笑,可却不是开心的笑,而是怒极反笑,他止住笑声回到书架前桌子那里,然后打开桌子下的抽屉,我看到桌子里面的东西之后,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那里面竟然放着好几把手枪!

        马司徒从里面拿出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夹和一把手枪,慢慢悠悠的把弹夹装上,然后卡吧一声把枪上了膛,拿着枪一脸冷笑的朝我走了过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