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淼淼金口未济回舱 重大罪案庭审开幕

        李未济是个有坚持的人,说退游戏就退游,绝对不会因为无能狂怒被伪神吞了就后悔。

        他和黎易解释几句,黎易自知无法改变好友想法,只能闲扯淡,只是在挂断前突然询问道:“你的工作怎么办?”

        这都不像是黎易能想到的角度,一听就知道有人在旁边教他。

        “容我想想。”

        李未济敷衍着结束通话,暗道:“淼淼真是厉害。”

        她提了一个难题。

        虽然这个社会不用工作就能吃暖穿暖,但毕竟只满足最基本的身体需求,想要更高级的精神享受就必须通过劳动获得。

        又何况,他是那么想攒满800分当个农民。

        “哎,看来要暂时妥协一下。”

        人,终究难以摆脱【深蓝】的控制。

        “浅蓝,停……”

        他想命令浅蓝停下拆卸工作,然而机械执行命令的效率远比他想得高。

        此时的浅蓝已经完全没了人模样,四肢伸展如软管,五指聚拢当螺丝刀,双足飞转是切割机;目喷激光,嘴吐冷却液,双胸内陷开足马力吸走扬尘浊气。

        游戏舱几近拆除。

        章鱼触手怪得意洋洋。

        “装回去。”

        幸好机械没有情绪,否则浅蓝肯定会把这个主人剁成肉泥,装在最黑最厚的垃圾袋里,撒上五十斤绿豆,等绿豆发芽再分装成小盒,丢进湿垃圾传送带,传送带一路喷火,滋滋流油。

        好吧,这其实是李未济自己想出来的画面,自从梦见绿豆吃人后,他时不时会幻想些古怪扭曲的东西。

        浅蓝不得不把游戏舱安装回去。

        安装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四口对齐,激光锁死边角,没三分钟就搞定了。

        神经网络提示:“超常作业费,19085点,已扣除。”

        不情愿躺进游戏舱,不情愿跃入漩涡,不情愿出现在帕乔身边,不敢看无能狂怒的脸。

        “真好意思回来。”

        这话不是无能狂怒说的,大猫咪正打盹呢,没功夫理会他。说话人是桃之,她脸上写满不高兴。

        子归坐在桃之腿边,是的,脚边,他已经毫无地位可言。

        再一打量,张三李四不见了,顾含章独自一人蹲在角落擦枪。

        沉默啊,沉默。

        他实在没脸反驳桃之的讥讽。

        “这不是咱们能开高达能解难题的带聪明吗?舍得回来看望我们这些傻逼了?”

        履霜开着悬浮椅停在李未济面前,居高临下。

        李未济只得仰头看着,这个和坚冰至一模一样的阿苏拉满脸愤恨。

        他在愤恨什么?

        我走之后,虽然无人驾驶清理者1000型,但审讯团有绝对优势赢得战争,而且无能狂怒还被伪神吞噬,他可以说是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有什么理由愤恨呢?

        难道说,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离开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连串问号冒出海面,荡着。

        “很好,控方辨方均已到齐,‘和平制造者诉六十四临阵脱逃至队友死伤案’‘审讯团诉六十四损害种族利益案’现同时开庭。请双方就位。”

        帕乔站在分界线上,一丝不苟。

        桃之、子归和顾含章走到审讯团那侧,李未济留在原地不得动弹。

        这是演的哪出,怎么突然就庭审了?

        “现在,宣读庭审纪律。

        一、参加庭审人员必须遵守仲裁庭纪律,保持庭内安静、庄严,不许喧哗吵闹。未经仲裁庭许可,不准录音、录像、摄影及进行其它妨碍庭审的活动。如携带通讯设备的,请予关机,否则将强行没收。

        二、当事人及代理人在陈述事实、说明理由以及辩论时,必须在仲裁员主持下,围绕争议要点进行。发言应实事求是,文明礼貌,不得进行人身攻击。

        三、双方当事人在仲裁庭开庭后,未经仲裁庭许可,不得中途退庭。旁听人员不得随意走动或者进入审理区,不准发言和提问。

        四、对于不遵守仲裁庭纪律、妨碍仲裁活动的行为,仲裁庭有权制止并给予警告。经仲裁庭两次警告仍不改正的,责令退出仲裁庭,对申请人按撤回仲裁申请处理,对被申请人按缺席裁决处理。情节严重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李未济赶紧站出来喊道:“停。什么仲裁,什么审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声喧哗吵闹,一次警告。请辩方注意自己的言行。”帕乔用枪状物体敲打试验桌,“秘法议会仲裁委员会现在依法开庭审理辩方临阵脱逃争议案。首先,请当事双方表明身份。控方先讲。”

        桃之起立:“我谨代表和平制造者出席庭审,我叫桃之,是和平制造者的法人代表,也是和平制造者克鲁领队。”

        履霜升起悬浮椅,冷言冰语:“履霜,谨代表审讯团出席庭审,我是审讯团的法人代表,也是审讯团克鲁领队。”

        帕乔点点头,转向李未济,命令道:“请辩方说明自己的姓名,工作单位以及家庭住址。”

        李未济依然一头雾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藐视法庭可是重罪,请辩方仔细说明身份。”帕乔举枪,枪管红光紫电闪烁不停,“十分钟内不作回复,当场击毙。”

        艹艹艹,这什么鬼法律?

        他连忙答道:“我叫六十四,原属和平制造者克鲁,家住在拉塔索姆应用研发实验室。”关于家庭住址,他还真不是胡编的,应用研发实验室是所有阿苏拉玩家的家园副本,并且也作为玩家克鲁的实验研究室。

        帕乔用光电枪敲击试验桌,宣读说:“

        经秘法议会仲裁委员会指派,由仲裁员帕乔独任审理。

        下面告之当事人在庭审活动中的权利与义务:

        (一)、当事人有申请回避、提供证据、进行辩论、请求调解的权利;

        (二)、当事人有如实陈述事实、如实提供证据的义务;

        (三)、当事人有遵守仲裁庭纪律、服从仲裁庭指挥的义务。

        控辩双方,你们对仲裁员是否申请回避?”

        看着光电枪,李未济只能在心中狂喊:“仲裁员只有你一个啊,还回避个屁啊。”

        眼见双方都无人提出异议,帕乔放下光电枪,满意道:“现在就本案事实部分进行调查,由控方陈述申诉事项、事实及理由。”

        喔,原来事件的原委要在这个阶段说明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