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邙卷 第033章 刘汉少情绪稳定

        第033章刘汉少情绪稳定

        ……………………………………

        起初兄弟们对“文营督、赵营参”都挺客气,知道这二位是汉少的结义兄弟,特别是小督教们每天晚上还给上课,读书识字听故事,很受欢迎。但是,自从有一回,一个刺头出操延慢,被惩戒之后,文营督之威一发不可收拾。

        二连连长带着手下排长、班长偷偷喝了酒,结果是一个没跑,全部摁着打屁屁。几百个老爷们围观,就看着几个水灵细嫩的屁屁由白变粉,由粉变红,血里呼啦,惨不忍睹。就这都不算完,打过还得丢小黑屋里关禁闭。后来二连长每次看见文聘,离着大老远的就赶紧立正敬礼。

        想反抗?

        那可是在执行军法!别说反抗了,稍有不从,平日里那些斯斯文文、客客气气的小督教们立刻变的像一窝狼崽子似的,生生往身上扑。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生过军法砍人的事,但是兄弟们毫不怀疑,必要的时候,这帮人可是一点都不会留情面。

        没办法,文聘就是从小被打到大的,跟着韦光正混那么久,能学会八面玲珑吗?这位可是能一脚把赵云踹下台的主!就是这样,都算文聘心眼还没被堵死,连长喝酒,没打到高大尚身上,否则,恐怕高大尚也只能哭着下山去告状了。

        军法面前,一视同仁,文营督之威算是彻底立起来了,兄弟们除了客气之外,更多的是敬畏。

        还有些心里不服的,觉着被小娃管着别扭的,不敢挑衅文营督,便把目光锁定在了赵营参身上。尽管赵云带着参谋班快把北邙山摸遍了,何处有山,何处是水;哪里设卡,哪里伏哨……可是这些事,下边的兄弟们都不知道啊,就看见一个白净俊俏的半大小娃。所以,趁着训练的时候,总有人想找机会和赵云试巴试巴。

        可惜呀,一个半大的赵云,也绝不是一个青壮兵士所能抵挡的。这边一招没使唤完,那边已经戳过来好几棍了。括弧,因为是训练,所以用木棍。一个不成,两三个齐上,结果也只能是庆幸菊花长在后山上,否则的话,可就惨了。

        后来,别说下边的兄弟们如何,就连高大尚也日渐重视起了自己这两个小小的部下。“文营督、赵营参”之名慢慢地覆盖住了“二少、三少”的光环。

        …………

        南阳黄巾张曼成杀太守褚贡;汝南黄巾于邵陵大败太守赵谦;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和太守刘卫;右中郎将朱儁与黄巾波才交战,败。

        仅仅三个月,不利的消息一个个传回来,刘宏询问黄巾战况,已任太尉的杨赐因为说了几句实话,然后就又被罢免了。

        史老道也是坐卧不安,就像产房外等着要当爹似的,在屋子里一圈一圈地来回溜达,根本停不下来。一方面,他惊讶于黄巾攻势之猛烈,另一方面,则不知自己当喜还是当忧。史老道无疑是与刘汉少站在一边的,但是刘汉少也仅仅是鄙夷装神弄鬼的张角,对待像马元义那样的义士,却打心眼里带着几分敬重。

        那么问题来了,黄巾目前取得的胜利,究竟是义士的胜利,还是鬼神的胜利?

        其实,这真是史老道想多了,洛阳城肃清太平道的时候,几千人之中尚且无法甄别真假冤屈,这个时候动辄数万人搏杀拼命,哪还有什么对与错,义士和鬼神?

        “五月反攻,八月角死,年末平息。”

        无论史老道的小心脏已经被刘汉少锻炼的多么强大,听到这段谶纬一般的话,还是呆呆地愣住,他不怀疑刘汉少的话,只是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

        “死的人多吗?”

        许久,史老道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刘汉少听的心中一紧,淡淡地说:“不少。”

        “那我……我们……”

        史老道词不达意,突然跪倒在地,向着刘汉少不停地磕头,只是没磕几下,便自停住,瘫坐在地上,此时已额头沁血,泪流满面。

        这个老道还真是感情丰富,悲天悯人啊,前次已经在北邙山里搂着刘汉少哭过一回了,现在还是做不到情绪稳定,难怪他虽心有不平,却注定干不成什么大事。

        “那我们能做什么?”

        说话的是自屋外走进来的童渊,王越轮值进山,就是他暗自保护刘汉少。虽然只是一句话,显然违反了“保镖的职业操守”,尤其是他这个级别的保镖,那就得看见汉少撒尿,不许嫌他丁丁小;听见汉少逗乐,只能憋着不许笑。可是现在,不仅表示他听到了汉少说话,甚至连史老道都没有敢问的话,却被他忍不住追问出来,看样子,比史老道还当不了大事。

        我们能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

        有皇帝、有大臣,有义士、有鬼神,天下那么多牛叉哄哄的人物,都搞不定的事情,哥还不到十岁,能够做什么?难道要哥跑去对那些“黄巾义士”们说,都别闹了,先忍忍,等过几年哥当了皇帝,就给你们分田分地,到时候就能天下大吉……快别逗了,估计黄巾义士看见哥,唯一要考虑的就是蒸着吃还是煮着吃的问题。

        其实那些无数死难的百姓也正是刘汉少心中的一根刺,他们或被蒙蔽,或被裹挟,或被……当成口粮。他们忍不了,因为他们不可能几年不吃饭,他们也成不了,因为那些干大事的鬼神也不可能几年不吃饭。

        刘汉少本以为自己会很愤怒,像先前那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大吼大叫,或者像史老道那样求仙拜神、痛哭流涕,可是令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忍住了。或许是因为没有目睹战场的杀戮,又或者学会了隐忍、刚毅之类的玩意,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刘汉少情绪稳定。

        这才刚刚开始,仅仅是一个开始。

        在心里一遍遍默默地告诫自己,刘汉少突然前所未有的想要活下去,不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这条小命,他想看一看,这世道究竟还能变得有多粗话的。

        “哥想要杀一个人。”

        刘汉少突然说了一句自己也觉得莫名奇妙的话。

        “张角?”

        史老道的提问把刘汉少绕的更懵。

        “渊,请命!”

        这位老“站神”今天显得特别不“蛋定”。

        “呃……”

        刘汉少尴尬地一脚踢在史老道的屁屁上,不耐烦地说:“你快起来吧,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

        …………

        皇甫嵩、朱儁被围长社已经好些日子,黄巾波才,人多势众,将城外围的满满当当。只是黄巾少有懂得兵法布阵之将,营盘也是杂乱无序,左一堆,右一堆,波才帅帐那一堆也不过是显得大而厚实一些。

        不是正规军队,更别提训练有素,有的人面露菜色,有的人衣不蔽体。手中的兵器也是各不相同,刀枪棍棒,锄头叉子,什么样的都有。当然,其中也有少数衣甲齐全,刀枪鲜明之人,不过他们都是波才的亲近卫队,“老仙儿”的铁杆粉丝。唯一能够显得整齐一些的,大概就是头上缠着的那块黄巾。

        城里边也不好过,皇甫嵩和朱儁出征时一共才四万人,先前朱儁还吃过败仗,现在看着城外,满目都是黄头巾,要说心里不打颤,估计是少数。

        好在主将皇甫嵩是个“少数”,城头上巡视一圈过后,非但不忧,反露喜色。召集手下将官说:“兵有奇变,不在众寡。今贼依草结营,易为风火。若因夜纵烧,必大惊乱。吾出兵击之,四面俱合,田单之功可成也。”括弧,田单就是战国时期,玩火牛阵,帮着齐国大破燕军的那位“安平君”。

        话说当天晚上,老天还真给面儿,大风骤起。皇甫嵩挑选胆大的,组成古代敢死队,人人背着苇草干柴,偷偷出城,绕到黄巾大营后边,一边放火一边吆喝。皇甫嵩也及时出城,除了一起放火之外,还带着古代军乐队,敲锣打鼓……哦,打鼓是进攻,敲锣就撤退了……好吧,只打鼓,没敲锣,反正动静也够大了。

        营寨被夜袭,黄巾更是缺乏有效的指挥、调度,慌乱之中好像全变成了黄羊,四野奔逃,一时之间,形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波才起初还想整顿兵马,挽回颓势,但是火势太大,被烧死的,慌乱中相互践踏乃至乱杀而死的,不计其数。无奈,只好也带头蹿了起来。

        皇甫嵩瞅着眼前形势,暗叹,这么多人,到处乱跑,想杀也杀不完哪。恰在此时,已任骑都尉的曹操,奉命支援,率军赶到,于是又一轮联合攻杀。

        役毕,斩杀黄巾数万,波才带着残部败逃。

        …………

        长社之战拉开了当时官军反击黄巾的序幕。

        随后,皇甫嵩乘胜击败汝南、陈国黄巾,追斩波才于阳翟,再败彭脱于西华,连战连胜,很快平定了三郡之地。

        皇甫嵩上书战况,将功劳归于朱儁,于是朝廷封皇甫嵩为都乡候,朱儁为西乡侯,升镇贼中郎将。又命令皇甫嵩率军讨伐东郡黄巾,朱儁分兵讨伐南阳黄巾。

        六月,新任南阳太守秦颉与张曼成交战,并将其斩杀。南阳黄巾便以赵弘为渠帅,以十多万之众占据宛城。随即,朱儁赶到,与太守秦颉以及荆州刺史徐璆,合兵一万八千人,围困宛城黄巾。

        谶纬应验,似乎一切都在向着刘汉少当初所说的那样发展。史老道也开始有些糊涂,难道这世上真的有仙家,汉少就是神仙下凡?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