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有些现实真的很残酷

        “咳咳咳~”

        沧浪被嘴里的面卡了一下,辣味太冲了。

        他咳了好几声,才缓过劲来,眼里却含着泪水,望着郭响。

        “咋啦?我就吃你两碗面,你至于寻死觅活的吗?”

        “不!”郭响摆了摆手,“不是这样!等我死后,饭卡、银行卡全都留给你!”

        看对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沧浪也收起了嘻嘻哈哈的姿态,擦干嘴角,喝了口绿茶。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知道,借钱我肯定没有;力气,我也没有多少。你要是真的有困难,我陪你去找辅导员大人,看看学校还有没有新的勤工助学岗位!”

        沧浪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出别的好办法。

        网贷什么的,就算了。坑死人!

        “谢谢!我能有你这个朋友,值了!咳咳咳~”

        郭响也像沧浪一样咳了几声,可他根本就没有吃过一口面。

        他赶紧用纸巾捂住嘴角,鲜血却依然从纸巾上溢了出来,从他胖胖的指缝间流了下来。

        沧浪大惊,他立刻站了起来。

        郭响却摆了摆手。

        “去医院也没用!我这不是普通医生能治的伤。”

        “可是,你一直流血,真的会死啊!”沧浪急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才好。

        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没想到会这么快!

        “没事,一会儿就解脱了。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郭响的气息明显减弱了不少,脸色更是像纸巾一样白。

        “你说,我听!你可千万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你的家人交代。”

        “呵~”郭响看着手足无措的沧浪,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

        “没关系!其实,我也没有家人!”

        沧浪更加震惊,可是他并没有打断对方。

        “我是一个幸运儿,也是一个不幸儿。能加入组织,让我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我很幸运。可惜我技不如人,这个世界太危险,我没有走到最后。我想保护你,直到你彻底成长起来。可惜~直到三天前,我才发现,原来你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是组织的标志……你也可以去找董……”

        一开始,郭响的语速很快,思路很清晰,可说到后面,很多地方已经乱得不行。

        直到,他笑着,闭上了眼。

        整个过程,沧浪都没有打扰郭响说话。

        他在郭响开始最后的自白时,已经开启了天眼通。

        他清楚地看到郭响的灵力,由最初的白色慢慢变成灰色,又变成黑色,最后直接湮灭。

        他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直到看到郭响慢慢闭上眼睛,心跳停止。

        原来黑色,是死气!

        眼泪顺着沧浪的脸庞无声地滑落,像一串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滴在冰冷的地板上。

        “是谁杀了你?响儿,为什么还要陪我来吃面?”

        嘭~

        沧浪将面前的面全部扔到了地上,眼泪如决堤的海,一泻千里。

        记忆中的画面潮水一般,在他的脑海中疯狂奔涌。

        三年前,二人在宿舍见了第一面,同样的土鸡造型,瞬间便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新生军训时,沧浪念了一首诗,却从郭响的眼眸中读出了赞许的目光。

        大一期末考试,郭响想从沧浪的试卷上抄到正确的答案,却只看到铅笔写的“戳瞎你的眼”。

        大三开始,二人都无端地忙碌了起来,每晚回到宿舍,都很少能正经地聊几句。

        三天前,沧浪重生后,竟然残忍得让郭响在地上睡了一整晚。

        虽然那些记忆是沧浪的,可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也不算是。

        在他原来的世界,可没有妖魔鬼怪!

        只不过这个平行世界,实在太过逼真。

        让人根本分不清,到底是活在梦里,还是真的重生穿越了。

        直到,郭响死在他的面前。

        沧浪才明白,有些事情也许是假的,可是却比真的,更加可贵。

        脸庞的泪水一直流个不停,可是他却说不出激动的词语。

        蹬蹬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停在他们的面前。

        有食堂的工作人员,有在食堂就餐的同学,就连安保处的老师也赶到了现场,而医护人员也刚刚抵达食堂门口。

        他们刚想说些什么,面前却突然出现的一道人影。

        只见他随手一挥,便封住了那些人的五感,令他们不能言语和行动,就连眨眼都做不到。

        “他是为你而死的!”

        来人走到沧浪的面前,声音很冷,就像无情的机器。

        “跟我走!”

        沧浪木然不动,紧紧地抱住郭响,仿佛抱着逝去的亲人,不愿相信对方已经永远离去。

        “快,我封不了多久!”

        沧浪还是不动,对方情急之下,只得向沧浪伸出了手。

        只见来人一只手抓向沧浪,似乎想将郭响抢夺过去,另一只手却掐着某种法诀。

        可是,他伸出去的那只手,却遇到了沧浪主动伸过来的右手。

        一道灰色的雾气,带着无上的威压,将来人直接逼退数步,目露惊恐之色。

        “沧浪,醒来!”

        对方轻声呵斥了一声,沧浪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董老师?!”

        沧浪之前深深地沉浸在回忆里,【狼灭】也没有危险预警。

        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底来了些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他恢复了心神,看到周围木然的人群和警惕不安的董勇老师,十分讶异。

        可是好友的逝去,依然是最大的真实。

        “董老师,郭响让我找你!”

        “跟我走,我们先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郭响太胖了,沧浪试了一下,没有背动。

        而董老师只是一个微胖秃顶的中年人。

        只见他微微躬身,后背猛地发力,轻松地背起了郭响,居然还能小跑。

        食堂外面停了一辆黑色普拉多,董勇小心翼翼地将郭响放在后排。

        沧浪也跟着坐了进去,扶住对方,靠在自己的肩膀。

        “响儿,好好看看吧,以后再也不能陪你一起看校园的风景了!”

        此刻的沧浪,眼神愈发冷静,就像沉寂的猎豹,随时会亮出自己的獠牙和利爪。

        刚刚他要不是心神恢复得够快,那一击足以让董勇喝一大壶。

        车子发起之后,朝着校园外开去,朝着郊外开去。

        半个小时之后,沧浪发现他们好像来到了德市的北山公园。

        这里也是公墓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