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惨案

        “你!”柳如风一把揪住秦少冲。

        “你什么你?”

        “别太不知好歹,大师兄那是在给你面子,我可不会给你面子!”

        “呵呵。”秦少冲掰开柳如风的手指,“他是你的大师兄,又不是我的大师兄,为什么要给我面子?”

        沈放挡在二人中间:“那你给我个面子怎么样,当务之急是寻找少宗主的下落,之前的事先放下,日后再算。”

        秦少冲对着他冷笑一声,没在说话,自顾自地走到沧马旁边坐了下来。

        沧马正在喝酒,他下山的时候没带干粮,就带了这么一壶酒,所以旁人吃饭的时候他就只能喝酒。

        “你也没有吃的?”秦少冲掰了半块烧饼递到沧马手上,“沧马。”

        “多谢。”沧马接过烧饼道:“下山时太匆忙,所以顾不上带干粮。”

        “用不着谢我。”秦少冲抓住酒葫芦,“给我口酒喝就成。”

        感受到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增加,沧马不动声色道:“好说。”然后才放开手。

        秦少冲灌了一大口酒,“听说你刚一进宗,就杀了个同门的师兄。”

        这件事情大家都有所耳闻,所以目光一时间便全都投向了沧马,想听听沧马会怎么说。

        “他练功走火入魔,所以我不得已才杀了他。”很显然,关于这件事情,沧马只能给出这一种回答。

        “哈哈哈,杀得好!”秦少冲话锋一转,“听到了吗,沈师兄,哪天你要是不小心走火入魔,记得来找我,我一定教你死个痛快!”

        “混账!”江平和柳如风两人同时站起来,“秦少冲,你最好小心点,这一路还长着呢,你要是想死,有的是办法!”

        “看到了吗,沧马,他们在威胁我。”秦少冲将酒葫芦交还给沧马道:“要是我哪天突然死了,一定是这两人在背后害我,你可得将这件事情如实汇报给宗门长老。”

        沈放也冷冷地看着秦少冲道:“秦师弟放心,我断然不会教你死在旁人手上。”

        “好!那就再好不过了。”秦少冲颐指气使道:“听到了吗,你们两个,大师兄都说话了,你们两个还不‘汪汪’的叫两声?”

        “找死!”柳如风噌地一声将剑抽了出来。

        “叫得好极了。”秦少冲鼓掌道,他嫌事情闹的还不够大,所以故意想激柳如风出剑。

        沧马出手按在秦少冲肩膀上,“一口酒就把你灌醉了吗?”

        另一边,沈放也按住了柳如风,二人这才没真动起手来。

        “怎么了。”秦少冲望着沧马道:“你也想跟我过不去吗?”

        沧马冷冷道:“我是怕你喝醉了,真动起手来要吃亏。”

        秦少冲借坡下驴,“那我可能真的有些醉了。”

        柳如风还待要说些什么,却被沈放用眼神瞪了回去。

        虽然大家都不再说话,但气氛明显和之前不同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俩之间的这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沧马闭上眼睛,他没有胃口,刚才那半块烧饼他也一口没吃。他清楚刚才发生的那一连串情节,其实是有人在故意给他信息。不过,这个信息不是很重要。

        约莫一个时辰以后,沈放让柳如风叫醒打瞌睡的众人,准备上路,不过他单单没有叫醒秦少冲。

        是沧马在秦少冲肩膀拍了一下,他才醒来。

        沈放点燃火把道:“大家跟着我走,不要掉队。”

        有弟子问道:“为什么不御剑飞过去,前面这段路上多是平原湖泊,又不可能藏人,我们用不着步行赶路。”

        “我们当中有人不会御剑。”

        秦少冲道:“谁?”

        沈放道:“并不……”

        沧马道:“我。”

        三人几乎一同开口,又一同闭口。

        “我违背门规,三年内不得学习本门任何功法,所以不会御剑。”沧马解释道。

        沈放接着道:“并不是这个原因,此次宗门弟子全部外出,事关重大,宗主担心有人趁机会对宗门不利,所以特别命令所有弟子保持低调,不得随便暴露身份,非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御剑飞行,难道下山的时候你们的师父没有告诉你们吗?”

        他这么一训斥,顿时便没人再多说什么,就连一向好跟他顶撞的秦少冲这时也没有插嘴。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沈放对着秦少冲道。

        “没有。”

        “那你刚刚的声音怎么这么大?”

        “我的声音一向如此。”

        沈放没有过多追究下去,谓众人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我们尽快出发。”

        一路无话,直至到了赵家村。

        整个村子异常安静,没有半点响动,但是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血腥味。

        临近村口的第一间房门大敞着,屋子里一家老少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屋子里被翻的七零八落。

        看到眼前场景,沈放当即下令道:“大家快去搜索整个村子,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村民,搜索完之后在村口集合!”

        他话音一落,众人立即行动起来。

        村子里的人都是死过没多久的,虽然尸体冰冷,但是血液还没有完全干涸,应该是今天白天才惨遭人毒手的。

        沧马观察的很仔细,这些人全都是一刀毙命,伤口出自于两人之手,根本没有村民有机会反抗。

        光天化日之下,区区两人就敢屠村,这两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强盗。而且既有如此手段,又何故去做强盗,也没有理由将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赶尽杀绝。

        他匆匆搜查了几间房屋,发现那些人虽然表面上是洗劫财物,但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所有的地方都搜完,有的柜子只是被踢翻而已,抽屉都没有打开。他们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如果是为了财宝,那么去城里随便抢劫一个富豪也比在这种偏远地方屠村来得快。

        “还有一个活着的!”

        循着声音,大家快速集结了过来。

        人是江平找到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手脚都被反绑着,眼睛被布条蒙了起来。

        “那些人没把她的嘴巴堵上,她一听见我的脚步声就吓得大叫,她以为那些人又回来了。”江平用剑割开姑娘身上的绳索道。

        “我没看到你们的样子,求求你们别杀我!”她双手刚一恢复自由,就连忙捂住眼睛。

        她被吓坏了,沧马心道,但此时不该他站出来说话,所以他只是在一边旁观。

        沈放用火把照着自己,道:“姑娘,别怕,我们是好人,告诉我是谁杀了村子里的人,我帮你报仇!”

        听到“报仇”两字,姑娘才战战兢兢地睁开双眼:“是、是霸天寨的土匪!”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沧马的手下,沧马最清楚。

        霸天寨的帮规严明,他的手下绝对不会滥杀无辜。这些年霸天寨踏平了天底下所有的土匪窝,积累起来的财富简直用之不竭,而且他将这些财富大半都平分给了手下的弟兄们,剩下的全部交给那些有头脑的兄弟拿去经营生意,每年都会分红给众兄弟。所以更不可能有人为了钱去滥杀无辜。

        但他什么都没说,他看着这个姑娘的眼睛,她不像是在说谎。

        不过此时也不少弟子在看着他,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沧马在上山之前就是霸天寨的大当家,这件事很难不与他扯上关系。

        沈放问道:“你看到这些人的模样了吗?”

        “哎呀!”秦少冲不耐烦道:“人家姑娘都说了,就是因为没看到强盗的模样,强盗才放了她一命。”

        秦少冲一把推开沈放,蹲在姑娘面前:“你确定那些人是霸天寨的土匪吗?”

        “确定,他们亲口告诉我的!”

        “好,既然如此,我就帮你把他们全杀光!”秦少冲将手把在姑娘的脸蛋儿上,一边用一种邪魅的眼神打量着她,一边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望着他道:“黄英。”

        秦少冲又道:“赵家村的人姓黄吗?”

        “喂?”柳如风推了他一把道:“你有完没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秦少冲回头瞪了他一眼没做理会,继续道:“姑娘,你要是信我,就跟我走,这仇我替你报了!”

        黄英看着沈放道:“我爹爹姓黄,是外村人,所以我也姓黄。”

        沈放道:“我们没有怀疑你,我们只是问问,那些土匪一共有多少人?”

        “很多人。”黄英道:“而且他们的武功很厉害,我还没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他们就把我打晕了。”

        秦少冲道:“为什么你说你没看到土匪的长相,他们就不会杀你?”

        “因为我倒下的时候,听见有两个人说,你确定她没有看清你的样子吗,另一个人说确定,他们才把我绑了起来。”

        秦少冲又问道:“你们家除了你以外,还有什么人吗?”

        “我爹、我娘、我弟弟。”

        秦少冲道:“你带我去找找,看他们还活着吗,若是死了,就把他们葬起来。”

        “好。”黄英刚站起身,没走两步脚下一软,恰好跌进了沈放的怀里。

        沈放连忙扶起她道:“姑娘,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被绑的久了,脚有些麻了。”

        “我来背着你。”秦少冲走到沈放的位置,“还不起开点?莫非你也看上这个姑娘了?”

        “嘿,我说你也太不要脸了吧?”柳如风道。

        “什么意思?”秦少冲质问道:“想让我把这好事儿让给你?”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下流吗?”

        “那你还不给我滚开?好狗不挡道。”

        沈放一直都没有说什么,尽管这个叫作黄英的姑娘一直有意无意地看向他。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