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蓝颜祸水

        纪小朵回到百花楼,就觉得气氛似乎有点不太对。

        这时已是黄昏,原本应该是百花楼营业前准备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但这时却似乎乱成一团,根本没有人在做事。

        “发生了什么?”她问。

        连赛妈妈都是惊魂未定的样子,“还好你们今天出去了。”

        “怎么了?”纪小朵追问。

        赛妈妈叹了口气,“安乐郡主来啦。女扮男装,指定要找二狗……”她顿了一下,忆起二狗改了名,但一时又想不起是哪两个字,索性还是叫二狗,“说要给二狗赎身带回王府去……你说这算什么事?”

        纪小朵:……

        “这位郡主可真大胆啊。”

        “可不是说呢?”赛妈妈道,“我估摸着,她大概也是瞒着家里偷溜出来的。随身只有个丫头,连个老成点的婆子都没有。”

        有老成的下人跟着,她大概就没办法说要赎二狗了吧。

        纪小朵又问:“你答应她了?”

        “怎么可能?”赛妈妈叹了口气,“郡主少不更事胆大妄为,来咱们这闹一场,家里长辈最多是罚她禁个足抄个经,但要真让她从咱家买个男人回去,这种有损郡主闺誉的事,王府不得从上到下封个口?那咱们还能有命在?”

        赛妈妈虽说贪婪,却胆小。

        安乐郡主虽然身份高贵,但并没有实权,她既然是瞒着家里出来的,就不足为惧。

        好生侍候着好生送走就行。

        反而是她后面的人要计较起来才是麻烦。

        再有一点,郡主要是想买别人,倒也罢了。可二狗是个傻子。不要看他任打任骂,真要碰到私隐之处,他是会跳起来拼命的。万一伤了郡主,王府还能听她解释吗?

        所以郡主胡闹,赛妈妈是不敢跟着起哄的。

        “好在你们今天都出去了,我就搪塞她说我们这里没这个人。这位郡主倒也真是执着,把整个百花楼里里外外找了一圈。”赛妈妈说着,又埋怨纪小朵,“怎么不请赵大人一起回来?这事最好还是要他从中再转圜一下才好。”

        纪小朵翻了个白眼:“赵大人陪着赵家老夫人和夫人和少奶奶做法事呢,我有多大脸能请回来?不过这两天大概总会抽空来一趟的。”

        毕竟今天广华大师能替她驱邪肯定是看在赵明轩份上,后来她还求了他看陌离,赵明轩那个“以后算账”的眼神她看得明明白白。

        他总会要来算账的。

        赛妈妈便叮嘱她,“你到时记得跟赵大人说一声试试。不然万一这郡主再来,我们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纪小朵应下了。

        这安乐郡主要真的就非得要找陌离,的确也是个麻烦。

        纪小朵想想今天广华大师拉着陌离那舍不得又惋惜的劲儿,就觉得她家这小傻子,大概也算得上是蓝颜祸水了吧。

        ***

        赵明轩当天晚上就来了。

        赛妈妈亲自带人来摆下酒菜果品,不要钱似的说了一堆恭维话,然后拐弯抹角把安乐郡主的事说了。

        赵明轩只皱了一下眉,也没表什么态。

        赛妈妈又给纪小朵使了个眼色,才退了出去。

        纪小朵拿过酒壶替赵明轩倒酒。

        赵明轩斜眼睨着她,却不说话,也不动。

        纪小朵有点拿不准他是不是为赛妈妈的要求生气,便道:“如果妈妈的话让大公子为难,就不必放在心上。”

        大不了她再想别的办法。

        赵明轩哼了一声,“安乐郡主自作主张的胡闹,有什么好为难的?”

        都不必惊动济阳王,往柳家递句话,她就会被看得死死的。

        毕竟眼下这种局势,柳家的女儿都不惜送出去做妾,济阳王的女儿又怎么可能没有安排?怎么会由得她在婚前闹出什么丑闻?

        “不过……”赵明轩顿了一下,挑起一边的眉毛来,“求人总该有个求人的态度,我看你家妈妈就很会嘛,怎么?你就一点都没学?”

        纪小朵:……

        要她像赛妈妈那样逢迎拍马阿谀奉承,她还真是学不来。

        见她站在那里,抿了唇,一脸又为难又窘迫的样子,赵明轩反而笑了,伸手一拉,就将她抱在自己腿上坐了,搂了她的腰,低低道:“与我吃个皮杯儿,我就应了你。”

        纪小朵当然知道皮杯儿是什么。

        不过是用嘴喂个酒嘛,他们更亲密的事都做过那么多次了。

        但……她倒是真希望他直奔主题,不要突发奇想在这里玩什么情趣。

        调情调情,要有情才调得起来。

        他们之间……有个屁的感情!

        纪小朵尴尬得整个人都僵硬了。

        赵明轩当然能感觉得到,却并没有放开她,就那样搂着她等着。

        纪小朵好一会才做完了心理建设,深吸了一口气,拿过桌上的酒杯,自己一口喝了。

        赵明轩只爱烈酒,赛妈妈今天为了投其所好,送来的更是浓郁陈酿。

        纪小朵含在口中,只觉得辛辣刺激,连眼泪都几乎要呛出来了。

        平日清冷的眸子笼上水雾,微微发红,看着就有几分楚楚可怜。

        她这样子,却似乎取悦了赵明轩,他主动凑过来,亲上了她的唇,勾着她的舌头,将酒液一点点吮走。

        一口酒喝完,他却还不肯放过她,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瓣。

        动作很温柔,声音却透着阴冷。

        “认识这么久,你只今天求了我两次,两次都是为了那小傻子。”

        纪小朵心头一凛,抬眸对上赵明轩的眼,只觉得那其中的森冷怒气,直叫人背脊发寒。

        “为什么?”他捏着她的下巴,问,“一个傻子,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

        纪小朵索性点了头。

        “对啊。他是个傻子,他什么也不懂,无欲无求,没有心机,也没有算计,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大概是这百花楼里唯一的干净了,怎么会不重要?”

        赵明轩微微眯起眼来看着她。

        纪小朵就和他大眼瞪小眼。

        反正她说的是事实,又不心虚。

        结果赵明轩又哼了一声,酒也不喝了,将她拦腰抱起,直接上了楼。

        ***

        看吧,最后还不是要直奔主题。纪小朵被赵明轩弄得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地想。

        就在这时,她却好像听到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

        纪小朵努力打起精神,试图扭头看向声音的来处。

        赵明轩比她敏锐得多。

        那声音一出现他就反应过来了。

        赵明轩是武将出身,虽然做这种事的时候身上不可能带刀,但他的靴筒里却是一直藏着把又簿又小的匕首。

        靴子就脱在床前。

        赵明轩人还没起来,先伸手一捞,拨出那把匕首,反手一甩,直射那奇怪的声音。

        纪小朵听到一声惨叫,应该是击中了目标。

        赵明轩也顾不得穿衣,赤条条就冲下床去。

        却扑了个空。

        他的匕首扎在窗棂上,窗户关着,只破了一个手指大小的洞,窗内窗外都空无一人。

        只有一截被斩断的花枝,孤零零掉在窗前的地板上。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