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可愿拜我为师?

        山坡上的剑修唤出剑光,却未立刻出手,他想看看马车上那群商人有没有办法自救。以他剑光的速度,就算等贼人将刀砍在那些商人身前再出手,也来得及将人救下。

        老三狞笑着朝李叔走去:“不知道老子是谁?黑山三煞听说过没?”

        “你们是黑山三煞!”李叔闻言,惊恐的后退两步。马车上的王老板等人也是面带惊惧,绝望无比。

        黑山三煞是宜源郡内小有名气的三个恶人,都是炼体九重修为,因为三人皆出自黑山县,便自称黑山三煞。黑山三煞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他们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他们的手段极其残忍。三人流窜宜源郡各地作案,落在他们三人手中的商人百姓,鲜有活口。

        宜源郡郡守也曾派遣筑基期修士追捕三人,但三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从不在一处停留。再加上三人狡诈谨慎,前来追捕三人的修士一次次失败,令三人苟活至今。

        李叔听闻对手是黑山三煞,知道求饶也是无用,反而激起了心中血性,提刀挡在老三前面,对身后众人喊道:“我拼死拖住他们,你们快逃!”

        “凭你也想挡我?”老三残忍一笑,一刀劈向李叔。

        李叔横刀抵挡,却再次被劈飞数丈,口喷鲜血。这次倒下,李叔却是连挣扎着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三大步走到李叔身前,面带狞笑,一刀斩下。就在李叔闭目等死的时候,寒光一闪,一柄长剑凭空出现,挡下斩落的长刀。刀剑相交,剑身却是诡异一转,将这一刀的力道卸于无形。

        “惊云!”

        背后,王老板等人发出一声惊呼。他们看得清清楚楚,方才李叔危在旦夕,马车上的云凡尘突然拔剑,一跃来到李叔身旁,将老三的一刀挡下。

        闭目等死的李叔听到王老板等人的惊呼,睁眼看去,却见云凡尘正挡在自己身前,与黑山三煞的老三对峙。李叔用力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步惊云这小子竟然挡下了三煞的一刀?

        “呸,哪里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子?”老三呸了一口,一刀斩向云凡尘。

        云凡尘修为不如老三,绝对力量不如老三,自然不会和老三硬拼。他施展林云传授的《天剑术》,剑光流转,将老三的攻击一一挡下。老三只感觉自己的攻击如同石沉大海,完全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云凡尘跟随林云修习剑道五年,论剑法精妙自然是碾压老三。但他毕竟从未经过实战洗礼,战斗经验为零,剑法施展出来十分生涩,只能被动抵挡老三的攻击。

        云凡尘身后,李叔等人已经是目瞪口呆。步惊云这小子不仅挡下黑山三煞老三的一刀,还和老三打得有来有回,自己这是在做梦么?原来他背后的长剑,根本不是摆设!

        李叔更是羞愧,自己还说让步惊云去武馆跟随自己修炼,现在看来,步惊云做自己的师父都绰绰有余。随后他想到了书屋的秦老板,能教出步惊云这种徒弟,难道秦老板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剑道强者?

        可是,一位剑道强者,竟然隐居在县城中卖小黄书?这不合理啊!

        山坡上,白衣剑修看着战斗中的云凡尘和老三,不禁两眼放光,如同发现了稀世珍宝一般。

        这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修为竟已经达到炼体七重,更令人震惊的是剑术已修炼到如此程度!修炼天赋惊人,剑道天赋惊人,这简直就是完美的剑修胚子!

        自己独自浪迹天涯,惩奸除恶,一直想找一个衣钵传人,却一直没有遇到满意的。但是眼前这个少年,绝对能继承自己的衣钵,甚至青出于蓝超越自己!

        这个徒弟,我陆千秋收定了!

        山坡下,随着战斗的进行,云凡尘对剑法的运用愈加纯熟。眼前这个敌人看上去凶神恶煞,但招式中全是破绽,若不是自己修为不如他,早已将他斩于剑下!

        云凡尘一开始只是被动防守,如今已是攻守结合,越打越轻松。反之,老三却感觉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已经渐渐支撑不住!

        突然,云凡尘剑光一转,看准老三的破绽一剑刺出。老三一时不防,被云凡尘一件刺中肩胛,吓得他急忙飞身后退,拉开和云凡尘之间的距离。云凡尘到底实战经验匮乏,见老三后退,却没乘胜追击。

        “老三你怎么回事,一个小毛孩都收拾不了!”三煞中的老大不满道。

        “大哥,这小子的剑法有些邪门,我一个人对付不了!”老三捂着伤口道,“我们三个一起出手将他擒下,逼他将修炼的剑法交出来!”

        老大闻言眼睛一亮,这小子的剑法确实不凡,自己也是用剑,若能得到他修炼的剑法,实力定能大幅提升。

        “老二,随我一同动手,擒下这小子。”老大拔剑在手,说道,“注意要活的,千万别失手把他杀了!”

        “大哥放心!”老二拔刀在手走向云凡尘,三人呈三角之势将云凡尘围在中间。

        三煞齐齐动手,攻向云凡尘。云凡尘毕竟是个菜鸟,修为又不如三煞,在三煞的围攻下左支右绌,毫无还手之力。

        王老板和李叔等人见三煞围攻云凡尘,心中焦急,却无力帮忙。甚至有几人见三煞联手对付云凡尘,无暇顾及他们,撒腿就跑。

        “哈哈,小子,束手就擒吧!”老大哈哈大笑,一剑将云凡尘手中长剑挑飞。云凡尘丢了手中剑,再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人宰割。

        就在这时,三道剑光凌空而至,分别袭向三煞。

        三煞看到剑光袭来,惊恐绝望,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剑光一剑穿心!三具尸体先后倒地,鲜血流淌而出。

        云凡尘朝着剑光飞来的山坡望去,他对剑修的剑光并不陌生,师父在后院练剑的时候,经常分化出二十多道剑光飞来飞去。后院不少花花草草都惨遭毒手,死在师父的剑光之下。

        难道是师父来了?

        也不像,和这三道剑光比起来,师父的剑光似乎更粗更长,也更快!

        山坡上,白衣剑修陆千秋飘然而落。为了给未来的徒弟一个好印象,他特意整理了一下衣冠,摆出一个仙气凌然的姿势,彰显高人风范。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云凡尘见果然不是自己的师父,上前行礼道。

        “无须多礼。”陆千秋身体站的笔直,面无表情,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步惊云。”云凡尘报出师父给自己起的艺名。

        “步惊云。”陆千秋点点头,这名字不错。

        “你可愿拜我为师,随我修习剑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