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仙人跳

        佟玄很有君子之风,只出了一柄刀,“既是切磋,佟玄就以这柄阳刀来和林小姐交手。”

        阴阳刀,一柄阴刀一柄阳刀。

        林珺没有随身佩剑,故向一名腰间揣着剑的公子借了一柄,对佟玄道:“佟玄公子,请。”

        “在下为男人,请林小姐先出招。”佟玄道。

        林珺轻道:“我出招,你就没有机会出手了。”

        佟玄笑了笑,以为是林珺不悦男女之别,所以才会如此说,就道:“无妨,佟某虽是上一届虎榜排名中下游,却还是有几分实力的,请林小姐出手吧。”

        闻言,林珺也不再推辞。抬手,剑出鞘,嗡的一下,六十四柄气剑悬于空中,“请接招。”

        不仅佟玄,宇文成的脸色也是骤然剧变,周围的人同样议论纷纷,都说林珺有林大侠往年的风采。

        “去!”

        剑一荡,六十四柄气剑顿时直逼佟玄而去,林立于四周,后者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头顶、咽喉、心脏、后脑勺等诸多重要部位都是受到威胁。

        无奈地放开握刀的手,佟玄道:“我输了。”

        “承让。”林珺礼貌地说。

        剑经是一门晦涩的功法,易学难精,入门很容易,可是到了小成以后,就很难再有进益。林肃曾经和她说,剑经一旦大成,虎榜中就没有几人再是她的对手,这话并不是随口胡言。

        同以善恶值升级的剑经不同,一步一步扎扎实实修炼,待圆满之时,大约是能抵达武道巅峰,也就是绝巅境界,前提是没有修炼岔了。

        佟玄道:“林小姐不愧是林大侠的亲传,如此功夫当能上虎榜。”

        林珺还了剑,没有说什么,抱着林肃的手走出亭子,后面又是那讨人厌的声音:“且慢。”

        宇文成说道:“林小姐,佟玄并非宇文家最厉害之人,若是林小姐在武道有任何不解的疑惑,宇文成愿意在祖父面前推荐一二。”

        他这话一出,惹的哄堂大笑。

        “宇文成,你小子还不死心呢,你宇文家的祖父龙榜都没上,就敢在林小姐面前夸夸其谈,把林大侠置于何地?”

        “昏了头了吧。”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嘴上自负,心里却是自卑,可怜。”

        宇文成愣住,狠狠地拍了一下额头。光顾着在美人跟前炫耀,都忘了人家老哥可是龙榜第一,八个祖父加起来能是人家对手?

        他还想叫住林珺,却见人已经离开了敬亭湖,于是狠狠地对方才嘲笑他的人道:“你们几个……”

        “咋?”不是所有人都畏惧宇文成。

        “哼。”宇文成一摆手,气呼呼地走了。

        走了很久,林珺才问:“哥哥,刚才的剑阵怎么样?”

        林肃点评道:“剑经中的剑阵来源于全真教的轩辕剑阵,虽改良了一番,却还是有着轩辕剑阵的味道。你的气剑看上去是那么一回事,可要是遇到一名高手,虎榜前三十的,一招就能将你的气剑摧毁的干干净净。”

        林珺嘟嘟嘴,“也没有那么差劲嘛。”

        屈指在光亮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也不顾林珺泪花盈眶的委屈,林肃没留情面地说:“你的气剑充其量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儿,不说虎榜的那些人,光是修炼了铁甲神功的,哪怕只是第一重,你的气剑也绝无可能伤他们分毫,不信,以你的剑阵和雷堂主交手试试。”

        “剑经的修炼暂且松一松,武学也不必过于强求,但剑意就是必须的。修剑如果不修剑意,哪怕剑经修至大成,依旧只是空壳子。”

        林珺似懂非懂地点头。

        啪!

        林肃的手啪的一声搭在从他身边路过的孩子肩上,在林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他重重地说:“还回来。”

        那小孩只有十岁上下的样子,试图拍开林肃摁在他肩上的手,无果,又装作无辜,“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林肃伸出一只手,“我的袋子,还回来。”

        小孩倒也无赖,挣不开林肃的手,于是大喊大叫吸引目光:“都过来看呀,打小孩了,都过来看呀。”

        集市上顿时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对林肃指指点点,“真不像话,这么大的人了还欺负一小孩,看他的样子还是行走江湖的人,真丢脸。”

        “可不是嘛,抓着一孩子不放,人又没招惹他,蛮不讲理,蛮不讲理。”

        林肃伸出的手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议论而收回,摁住小孩的手重了几分,“还回来。”

        小孩疼的直咧咧,连忙掏出一个袋子,正是林肃悬挂在腰间的芥子袋。本以为他会直接交回给林肃,却没想到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娘临终前交给我的,你说是你的,有什么证据?”

        林肃皱了皱眉,这家伙真是太不像话了,偷窃了他人的东西非但不承认,还以亲人遗物为借口博取他人同情,小小年纪,却让他很反感。

        “让开,让开。”

        集市中让开出一条道,几名光着膀子,胸口、背上多有刀疤的壮汉走过来,笑嘻嘻地看着让林肃擒在手中的小孩,“小鬼,你欠我的那笔账打算什么时候还?哟,这不是你娘的遗物嘛,打算还了?”

        小孩忙不迭地点头,“对对,虎爷,这就是小子打算还你的,我娘的遗物。”

        壮汉咧嘴,“你欠了虎爷的钱,你娘的遗物当然归虎爷了。”

        说着,虎爷笑咧咧地抓来。

        林肃混迹江湖那么久,岂能不知这伙人的意图。小孩负责偷,若无人发现,偷到的东西就成了他的,要是有人发现了,这些壮汉就是证人,证明这东西是小孩“娘亲的遗物”。

        这是活脱脱的仙人跳。

        原本还为小孩声张的人这会儿都不说话了,虎爷就是安阳郡城的毒瘤,谁不认识他。和他有关,这小孩多半不是什么好鸟。

        虎爷的手让什么东西扣住,抬头一看,凶狠的目光足以吓的孩童哭闹,“小子,你讨打么?”

        林肃道:“不想死就滚,安阳郡,轮不到你作威作福。”

        他心里很恼怒,安阳郡作为六尘阁安身立命的地方,怎会还有如此地痞流氓。这也是早前没有遇到,否则定让刑堂来整肃一番。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找死!”虎爷眼睛瞪的铜铃那么大,沙包大的拳头直往林肃眼眉处砸。

        周围的人惊慌地齐齐退了好几步,生怕走慢了,溅一身血。

        林肃反手抽了虎爷一耳光,登时抽的后者摔倒,大口咳血,牙齿都掉了六七颗,“我再说一遍,滚。”

        虎爷也不是不识趣的人,意识到惹错了人,连滚带爬带着兄弟离开,狠话都不敢撂一句。倒是那小孩,一副气汹汹的模样,打开芥子袋,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倾倒出来,“你的袋子,你的袋子,还给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