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卫肃

        宴上,常十三并没有难为沈丘艳和分舵的人。

        面色缓和,神情也并不冰冷。

        他主动端起酒杯,一连敬了三杯酒。给足了沈丘艳和左蒙等人的面子。

        景雯自觉地坐在了常十三的身边。

        元绣客栈中,景雯和沈丘艳见过面,那时候沈丘艳还挑逗过这个小丫头。

        沈丘艳真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还真把常十三的心俘获了。厉害呀!

        景雯看着常十三一杯一杯,酒不知道喝了多少。

        九个人轮番敬酒。

        景雯试探性地说道:“十三,少喝些,可以吗?”

        常十三放下了酒杯:“不喝了。”

        可真是听话呀。

        实际上这句劝也算及时。饭后要赶路,再这么喝下去也不是办法。

        酒桌上的常十三往往和善些,也好说话,他一般不会拒绝下属的敬酒,除非心情很差。

        自古,多少事情都是在酒中谈拢的。这是中原大地一贯的习性。只要端起酒杯,嘴边的话总是容易说出口,而对方也会尽量给足面子。

        常十三:“子明,好好陪着喝。”

        栾子明:“嗯。喝酒找我栾子明就对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沈丘艳:“小舵主真是豪气,丘艳奉陪到底。”

        苏雪儿:“沈舵主,伤刚好,少喝些好,左蒙哥哥们与他这个酒鬼喝就好了,他说不醉不归,那就真得没完没了了。”

        ……

        一点儿不错,栾子明喝得烂醉如泥、人事不省。八位领舵使,被他喝趴下了六个。

        吃饱喝足,常十三等人也到了离开的时候。

        常十三:“卫肃来过了?”

        沈丘艳:“是。待了一会便走了,说晚上再回来。”

        常十三:“雪儿,发信号烟花,把他给我叫回来。”

        “嗖”,一直信号烟花飞上了天,在空中铺展开来,形成了一个耀眼的祥云标。

        而信号发出之地,也会留下灰黑色的标记。

        苏雪儿从屋外回来:“帮主,只要卫大哥离得不远,一会儿准能找来。”

        没吃上两口菜,卫肃便一身轻功,从墙边上便飞入了分舵之中。

        一身幽绿的长袍,一箫一剑,腰间少不了的酒壶。

        横眉似刀削,立目似山倒。

        三十几岁,红颜一直不缺,却至今未娶妻。风流一世,闲云野鹤,潇洒度日,只求无牵无挂一身轻。

        当年萧冬对其有救命之恩,卫肃立誓,有生之年忠于天云山派,死而后已。

        额……只不过,这脚步似乎有些不稳,一身酒气,但是脑子却还足够清楚。

        卫肃进屋,抱拳:“见过帮主,属、属下今天喝得有点儿高……”

        豁!你还真好意思说。倒是够坦白的。

        苏雪儿赶紧搬了一把椅子:“卫大哥快坐。”

        常十三起身,从卫肃腰间接下酒壶,卫肃想拦下,却没拦住。

        一站,一坐。这足以看出卫肃在帮派中的地位。

        常十三:“酒壶我收了,正月年会之前这酒还是不要喝了吧。误了正事可不好。”

        卫肃:“不行!不是,属下是说,帮主手下留情。”

        将近三个月,不尽酒水,还不如直接给他来个痛快——生不如死啊。

        常十三放下了酒壶:“听着,别让我听到沈丘艳分舵再出事的消息。酒我不管了,我只看效果。”

        卫肃一笑:“这行!”

        常十三:“你把子明送回去。”

        卫肃:“行。只不过,属下不认识路……”他看了一眼常十三,接着说道,“属下有嘴,可以问。”

        常十三拍拍卫肃的肩膀:“下次最好再多喝些酒,信号烟花放出来的时候爬着来,给我长长脸哈。”

        说完,常十三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少安等人随机跟上。

        卫肃刚要起身,雪儿说了一句:“哥哥先歇会儿,醒醒酒,记得送子明回去。我们回去啦。不用送了,帮主今日心情不错,不会生气。坐着吧坐着吧。”

        ……

        林寻翻身上马,闭着嘴巴:“唔唔?”

        常十三:“可以。”

        林寻:“啊,终于可以说话了,憋死寻儿了!唐少安,你趁人之危,卑鄙无耻!”

        少安:“怎么了?有本事来打我呀,来呀来呀。“

        ……

        无聊辛苦的赶路,有了这两个人,虽然吵闹不少,但终究是能解解闷儿。

        几日赶路,一行人来到了张家庄。

        邱子美邱先生便是住在这张家庄。

        但是在此之前,常十三要寻找到一件上好的裘衣,作为与邱子美的见面礼。

        上好的裘衣得来并不容易。

        材料来源到制衣工艺,无可挑剔的一件裘衣那也是价值连城的。

        为了博取邱子美先生的欢心,必须寻找到一件上好的顶级裘衣。不然,铸剑一事常十三没有把握搞定。

        常十三下了马,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

        他说道:“寻儿,你来。“

        林寻走过来蹲下来:“师父。”

        常十三压低声音问道:“寻儿,你爹是不是刚入手一件上好的貂裘?”

        林寻瞪大眼睛,大声说道:“不是吧!这您都知道?!”

        常十三伸手打在了他的脑袋上:“小点儿声!”

        看着林寻停止了惊讶,他接着说道:“风吹草动,为师还是略知一二的。”

        林寻:“什么略知一二,您这是分毫都知道吧。我爹的那件貂裘,可是藏着掖着弄回来的。没几个人知道这事儿。”

        常十三:“邱先生的剑,想得到吗?”

        林寻:“想啊,做梦都想。”

        常十三:“把你爹的貂裘送给邱先生做见面礼。”

        林寻:“那是我们林家最值钱的东西了。我们家可不像师父一样财大气粗。”

        常十三:“裘衣重要还是剑重要?”

        林寻思考一下,说道:“我爹最小气了,他才不会给。您都说了,寻儿吃穿都是师父管着,这样的爹能把貂裘给寻儿吗?不可能!”

        常十三:“你爹不是最疼爱你吗?打你都舍不得。你好好求一求。”

        林寻:“师父,您错乱了吧。疼爱和抠门,这是两码事好不好?”

        呵呵,这似乎确实是两码事!

        林寻最了解自己的爹,林寻说林平不会给,那八成是不会给了。

        不给——那就更好办了!

        常十三:“既然如此,你就直接偷出来。”

        偷?

        偷自己亲爹?

        亏您想的出来!

        林寻凑过来,眼巴巴盯着常十三的眼睛,正经地说道:“师父,您觉得偷完之后,寻儿还回的去家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