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收获满满

        从塔内空间出来后,精力旺盛且处于亢奋状态的余泽海,在山林中径直开启了横扫千军模式。

        猴头菇,山木耳,各种野菜野果子……甚至,就连兰草都被他再度搜出了十几株来。盛夏是山林中各种物产资源最为丰硕的时节,同时,也是各种野生动物最为幸福的季节。

        只不过。

        令余泽海失望的是,他貌似把事情想的有些太当然了些。去深山老林中挖人参,可绝非下地拔萝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哪有那么简单!

        吊坐在一棵横生的老树枝丫上,一边晃悠着腿儿,余泽海那双炯炯的目光不时的在四处张望着。这里虽然只是大青山的外围区域,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在眼下这片山林中就没有猛兽潜伏。

        通常来讲,越是靠近人类的活动范围,凶猛的野兽就会越少,但却并非没有例外。余泽海可是听村里人讲过,这些年随着越来越多的土地草长莺飞,山林里的野猪是越来越猖獗了。甚至,都已经开始成群结队的在村子周边晃荡,并肆意糟蹋着田地里的庄稼。

        对此,村民们很是无奈。

        田地里的庄稼生长周期长了去,你总不至于为了预防野猪,就扛着被褥去地头守夜吧?当然了,针对野猪侵袭事件,村委会带头也曾多次向盘龙镇反映过,只是余家坳村后山的丛林实在大了去,指望镇派出所那几十号工作人员扛着猎枪满山野岭的去找野猪,这根本就不现实。

        突然!

        余泽海的表情一怔,他连忙跳下了树杆,惊喜的朝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冲了过去,半途中还差点儿摔了个狗啃泥。

        “三丫五叶,背阳向阴;欲来求我,椴树相寻!”

        这是余泽海在前世曾经在一部古籍上看到的一句话。这句话也不难理解,三丫五叶,说的是人参的外形比较特殊,是三个枝丫,五片叶子。三丫五叶是人参区别于其它参类的最重要、也是最鲜明的特征,最大的野山参据说有六丫,只不过,通常四丫到六丫则比较稀罕,而三丫五叶是最常见的。

        伸手摸了摸面前这棵粗壮的椴树,余泽海的眼眸如同鹰隼一般在树冠覆盖的区域扫描着。人参喜阴性很强,多生长在阴湿之地,由于椴树叶大,能够遮掩住绝大多数的阳光照射,所以椴树底正是人参生长的最佳环境,因此,有经验的采参人通常会在椴树下寻找人参。

        “古人诚不欺我!”

        良久,余泽海目光锁定一处激动的说道。

        扒开杂乱的枯枝,呈现在余泽海眼前的,则是一株翠绿的植物。如同珊瑚般的小珠子植物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曳着,偶尔有阳光洒下,那红翠绿的小珠子就好似红宝石般闪耀夺目!

        四丫五叶!

        当仔细看清楚植株的叶茎时,余泽海的眼睛立马瞪得老大。虽然他不能辨认出这株人参的具体年份,但是单看这四丫的稀罕物,余泽海就知道找到宝贝了。

        开挖!

        余泽海辨认好了方位,随即从塔内空间拿出锄头,就撅着屁股开始挖了起来。

        关于人参,相信很多人都听到过一些传闻,其中有一种传闻流传最广、也最逼真——人参会跑。意思就是说,若是让人参感觉到了附近有人的气息,人参就会自己跑掉,所以,需要拿一条红绳子给绑着,这叫绑绳(参);或者在人生的四个方位都插上“索拔棍”,只有被绑住/锁住,人参才跑不了。

        实际上,人参是草本植物,根本就不会自己跑。若是真的有植物会跑掉,那岂不是成精了?

        在采参人当中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说法,那是因为人参的茎叶非常的脆弱,也许今天在这里看到人参的茎叶,下一次就会被经过的动物、枯枝等给踩掉或打掉了,从而没有了踪迹。所以,为了标记出人参的准确位置,才会有绑绳/插索拔棍的做法。

        挖参是个细活,切勿心急,有时候,采参人为了一株人参,需要忙活上好几天的时间。就像采参人所说的那样,把挖参当成一种乐趣,它就像是一件艺术品,需要耗费心神和时间,慢慢去完成。

        只不过,这些大道理显然与余泽海无关。但是有一点他心中非常清楚,挖参不比挖萝卜,只有细心、耐心和诚心,才能挖出一株最为完整的参体。

        因为每一处破裂的表皮,亦或是每一个小根须,最终都会严重影响到人参的价格!没有谁会和金钱过意不去,余泽海也不例外。

        半个时辰后。

        当余泽海成功的掏出一根完整的老人参,以及两根小人参后,他兴奋的几乎快跳了起来。

        老人参的品相很好,单看那个头和重量,余泽海心里顿时如同一颗大石头落地,瞬间踏实了许多。有了这根老人参,自己的初步计划应该能够顺利启动了,至于剩下那两根小人参,他准备暂时先移植进塔内空间再说。

        就在余泽海拾掇停当,准备拍屁股走人的时候,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畔。

        “这是?”

        余泽海微微一愣,随即猛地一拍大腿,满脸堆笑道:“哈哈,还真是缺什么就来什么!这下全村人都能吃上免费的野猪肉了,至于那些小猪崽子,我要全部留下来搞养殖,将来一旦村里通了路,那就是值钱的玩意。”

        作为两世为人的余泽海,他的眼界远远不是他人可以比拟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以上帝的视角去看世界,要想发展和建设现代化新农村,要想带领广大村名发家致富奔小康,除了传统的种植、养殖业外,还要同时开展特色种植、特色养殖和特色旅游等多元化项目,这才是自己以后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只不过。

        若是余泽海现在将脑海内的计划原原本本的说出去,绝对会有人将之当成笑话嗤之以鼻。毕竟,余家坳村目前就这个条件,暂且不说别的,单单一条路就已经卡住了所有人的脖子。所以说,有远景蓝图固然是好事,但是道路还需要一步一步往下走。

        这应该是一个小型的野猪家族。一个大块头带领着七个小家伙,正一路横冲直撞般朝余泽海所在的位置窜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先前的老人参出土所散发的气味,将这群畜生吸引了过来。

        感受着远处的草丛在窸窸窣窣地晃动,余泽海静静地躲在一棵椴树背后屏住了呼吸,两眼更是死死地盯住左右,随时准备着偷袭即将出现的目标。

        要是搁以往,在看到这种骇人的场面后,余泽海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到处逃窜了。

        没办法,敌强我弱啊!

        野猪的性格,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成熟期的野猪,更是能够成长到上千斤。故而,对于那些上怼天下怼地中间怼空气的大野猪,即就是号称丛林之王的老虎看见了也只会甘拜下风暂避锋芒。

        疯狂起来的野猪,根本不会管前面的道路如何,前面是何对手,冲撞!再冲撞!因为脑门上那两根锋利的獠牙,就是它们可以战胜一切的武器和法宝。所以说,像野猪这种傻大胆,就是真正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典型!

        但如今,余泽海有着宝贝九宝玲珑塔在手,遇到眼下这种情况,只需趁对方在不留神间将其收进塔内空间之中,然后管你是野兽凶兽猛兽还是灵兽,还不是任自己肆意蹂躏和摆布了。

        有了精心的设计,呆头呆脑的大野猪早已注定了悲局!

        塔内空间中,余泽海拎起镐头对准那只大块头的脑袋狠狠的敲了几下,大野猪还没有从环境的迥异变化之中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拍碎了天灵盖,奔赴西方极乐寻找阿弥陀佛了。

        至于七个小家伙,每个都约莫有十几斤的样子,借用塔内空间的便利职权,余泽海用藤条分别将它们的前后腿给绑了起来,随后又将它们塞进了蛇皮袋中,要不然等晚上回去突然弄出几只小猪来,不好跟父母交代。

        如今的塔内空间,他可是栽种了二十多株兰草和三根人参,容不得这些小崽子去破坏。不过绑归绑,余泽海也给这些小家伙们喂喝了不少的灵泉之水。至少现在看来,它们的叫唤已经不再那么凄惨了。

        这次的进山之旅堪称完美。除了意外获得诸多株兰草和一窝野猪外,余泽海还采摘了很多的野生蘑菇,野菜等等,这些都是大地蕴养的精华,更是大自然的馈赠。

        山里的孩子,打小就对大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愫,余泽海也不例外。这片大青山,见证了一代代余家坳村人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也记录了余泽海孩提时的记忆。放牛羊,打猪草,砍柴火,挖草药……如今再次重游旧地,这里的每一棵大树、每一株花草、每一块青石、每一寸泥土……对余泽海来说,都显得是那么的亲切和熟悉。在一棵栎树下,余泽海凝视了良久。这棵栎树已经长得十分粗壮了,也比他记忆中要高大了许多,站在栎树前,依稀可见在半腰的树杆上,有一个歪斜且丑陋的“海”字刻在上面。

        那个“海”字,正是余泽海年幼时一次进山放牛刻上去的。年少不更事,再加上刚刚学会了读书识字,走到哪里都会信手捡起石子或者枯枝显摆一番。如今转眼间已经十几年过去了,随着栎树的茁壮成长,使得上面那个“海”字已经并是那么清晰。

        静立在栎树前,余泽海看着树杆上的那道有些模糊的疤痕,眼前不由得有些恍惚,他的视线貌似在这一瞬间穿过了树杆,穿越了时空,仿佛再次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在栎树下嬉笑玩耍时的情景…… “吁!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十几年如同弹指一挥,眨眼间沧海桑田,就连树上的痕迹都已经变得这般模糊……”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