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暂定和安身

        血峨嵋闻言,吃惊问道,“萧真灵!他和你也有关?”

        接着,血峨嵋摇摇头,“不对不对,我可以肯定,你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虔子象也不反驳,悠然说道,“纵然老祖精通命理卜算,但人世间的缘分,又岂是你能算尽?”

        “老祖,有虔子象在此,你杀不得萧真灵。”他斩钉截铁道。

        血峨嵋眉毛跳动,目光扫过虔子象全身,最终落到铜如意上。

        一个元婴中期的对手,他尚有几分忌惮,却也不会被三言两语就被劝退,但若是对方手中,还有通灵法宝,那又另当别论。

        众所周知,金丹真人才有资格祭炼法宝,除了各种天材地宝外,还要种种机缘巧合才诞生的奇异之物,方才能锻炼出一件本命法宝。

        再厉害的法宝,终究是死物,但若是修士日夜祭炼,并以各种秘法增幅加强,使之产生一丝灵性,朝着活物的趋势进化,就能升级为更高一层的“通灵法宝”。

        通灵法宝威力,远远超过普通法宝,同等级别的元婴老祖交手,若是一方有通灵法宝,几乎是稳赢的结果。

        血峨嵋多年苦练,练成“如意血云”这件法宝,兼备攻击、飞行、防御等各种奇妙功能,但归根结底,还是停留在法宝境界,远远没到诞生灵性,升入通灵法宝的地步。

        虔子象手中的铜如意,不仅威力惊人,而且带着一股盎然灵性,让血峨嵋一眼看出跟脚。

        血峨嵋觉得,他一辈子的嫉妒,今天彻底用完了。

        虔子象的气运,简直逆天无敌,年级轻轻就是元婴中期,而且还有一件通灵法宝,这样的人物,十万年也出不了一个。

        “虔子象,你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将来必定化神可期,按理说老祖不该和你作对。”

        血峨嵋说道这里,话锋一转,“可是,老祖的一番大计,尽数毁在萧真灵手中,连唯一骨血都命丧他手,此仇不可不报。”

        虔子象神色淡然,“老祖,你我都是元婴,目标唯有化神天境,但你有大计,难道我虔子象就没有么?”

        听到这句话,血峨嵋猛然一惊,“原来……”

        虔子象含笑点头,“不错,萧真灵也是我计划中的一枚棋子,还请老祖高高抬手,放他一马。”

        “不行。”血峨嵋断然拒绝,“不杀此人,我心难安,念头若不通达,今后境界恐有停滞不前。”

        说着,血峨嵋双袖鼓动,身下血云沸腾起来,千万条血浪激射升起,如同猎食的凶恶巨蟒,朝虔子象引而不发。

        虔子象举着铜如意,横在面前,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动作。

        “老祖,你若强行动手,待会儿晚辈收不住手。”

        血峨嵋咆哮道,“虔子象,你欺人太甚!”

        无数血浪湍急如潮,轰隆隆朝虔子象淹没而至,一时间,天地变色,化作血染的场景。

        虔子象手指轻弹,铜如意弹跳半空,生出一对翅膀,就此迎向铺天盖地的无边血浪。

        “果然是通灵法宝!”血峨嵋看着铜如意,满眼都是贪婪。

        下一刻,铜如意双翅合拢,一阵风暴飞出,将血浪层层吹散。

        铜如意洞穿千百层血浪,终于到了血峨嵋面前。

        血峨嵋一指脚下,口中念叨,“血云盖顶!”

        血云盖顶这招防御,在血峨嵋手中使出,配合如意血云这件法宝,远非真灵少爷手中那点微弱威力。

        血云升起半空,如同一顶煌煌华盖,垂下万千流苏,将血峨嵋身周八方笼罩在内,护住所有进攻的方向。

        铜如意停在血云外,如同老虎吞刺猬,无处下口。

        但是下一刻,血峨嵋终于明白,通灵法宝为何有偌大威名!

        铜如意双翅振动,凸起的祥云状浮雕,猛地脱离本体飞出,大大小小共计十八朵。

        十八朵铜色祥云,围绕在血云四周,呈现无序分布。

        某个瞬间,铜如意微微震动,十八朵祥云笼罩的空间内,血云剧烈颤抖,原本无懈可击的防御,瞬间裂成无数瓣碎片。

        血峨嵋从里面滚出来,原本扎得整齐的发髻,变得散乱不堪,额头乱发分布,看起来好不狼狈。

        铜如意停在他头顶,没有继续落下。

        “老祖,还请成全晚辈!”

        虔子象没有下杀手,仍旧保持谦恭有礼的姿态。

        血峨嵋却知道,眼前的少年,看似不带半点杀气,但若有杀心,可以轻松取走他性命。

        “好你个虔子象,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山河血宗今后,就是你的天下啦!”血峨嵋愤然出口,语气中夹杂不忿、酸楚和失落。

        “只是,萧真灵此人,尽管境界微弱,却不是省油的灯,你想利用他,小心遭受反噬,我的真灵孩儿就是前车之鉴。”

        血峨嵋朝他拱拱手,干净利落转身离去。

        “老祖,我只保萧真灵百年,百年过后,你可以自行寻仇。”

        虔子象的声音,从背后清晰传来。

        血峨嵋停下脚步,点了点头,却没有转身,而是继续往前离开。

        等到血峨嵋离开,虔子象望着对岸,“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再等等,等一段时间。”

        ……

        齐治在关键时刻出手,以符剑斩杀强弩之末的真灵少爷,宣告这次大战结束。

        老农身为元婴老祖,事务繁忙,和薛道友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开,没有继续逗留的意思。

        本来嘛,一个血系金丹跨河而至,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今被及是灭杀,没有造成太大损失,可以就此结案。

        至于齐治本人,虽然身份还有质疑,但他出手击杀真灵少爷,等同于拿了投名状,而且所用的法术堂堂正正,是正道修士的模样。

        所以,薛道友就此拍板,将齐治收入自己小队,驻扎建木河旁,为昊天盟国效力,和山河血宗交战。

        齐治没有推辞,因为他知道当前情景下,根本没有推辞的余地。

        纵然齐治斩杀真灵少爷,但他的身份始终不明,最好的办法就是留在建木河旁,留在此地和山河血宗交战,若果战死一了百了,如果运气好活下来,也没法深入昊天盟国作乱。

        不得不说,这些正道修士们,对类似情况处理经验丰富,显然齐治并非头一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