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执神之权

        先不要订阅,这是防盗章节!

        先不要订阅,这是防盗章节!

        先不要订阅,这是防盗章节!

        先不要订阅,这是防盗章节!

        …………

        虽然龙殿没有说过,如果遇到了“权杖”的成员应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但此刻魏星知道,他需要动身了——

        废话,在这天诺城中只有他拥有正常的可交流能力,他不出面谁出面?

        于是,顶着自己施加给自己的巨大压力,魏星小心翼翼的从法师塔中走出,尽量营造出一种友好的氛围,毕竟对于法师而言,法师塔就是他们的半条命,所以能让法师主动走出法师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已经表达了这位法师的态度。

        “欢迎诸位来到‘天诺城’,不知……”

        从塔尖之上降落到地面,魏星看着南城门周边那些正惟妙惟肖轮回着固定动作的殊命们,强行压下心中的慌乱与悸动,尽量以一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向着“权杖”如此说道。

        “你现在就去通知龙殿的高层,就说‘权杖’准备在一天后对‘无光者’进行清除,让他们启动‘蔚蓝星联盟’,做好应对特别情况的准备。”

        身披悲鸣斗篷,苏宁从白夜的身侧走上前去,当着魏星的面宣布了他们的到来与揭示了他们即将要进行的动作。

        “清除……‘无光者’!?”

        听到“权杖”这位成员的话语,魏星的内心在疯狂的震动。

        就算此时此刻有一位同样是传奇阶甚至是“称号传奇”的殊命说出了与苏宁一模一样的话语,那魏星也只会以为这是对方的玩笑话,并且极有可能会认为对方是不是修炼入了魔,把脑子给炼坏了。

        可笑!与“无光者”打了一年多的交道,身为蔚蓝星文明的传奇阶殊命,魏星对“无光者”的了解绝对是处在已知域顶级的。

        但谁让说出这句话的是“权杖”的成员呢?出于谨慎,更出于对自身安危的考虑,魏星自然不敢怠慢少许,当即便启动了联系龙殿总部的珍贵具现体。

        这种无视已知域内绝大部分封禁手段的快速联络具现体十分珍贵,就算魏星已经是传奇阶殊命了,在使用之时也感到了一阵心痛。

        “那……各位,这全城的殊命……”

        放下一次性的通信具现体,魏星这才试探性的询问起了“权杖”团队,这满城的殊命应该如果处理。

        “不用在意,他们会持续循环一天的时间并且忽略掉一切有关这段记忆的漏洞。”

        …………

        而就在身处天诺城的魏星还在招待“权杖”团队的同时,在那处被龙殿最高层隐蔽着的未知大殿中,随着一阵金色的闪光,已经成就“称号传奇”,具体称号为“金刃”的陈磊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并来到了那“紫銮天圣”的闭目龙首之下。

        “陈磊,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在大殿的阴影中,一位高层如此说道,很显然,这是在询问有关“权杖”的问题。

        “圣五长老,我可以确认的是,魏星他没有撒谎。”

        虽然没有明确说出什么直白的话语,但在场的所有龙殿高层长老都明白,陈磊的这句话说的就是……

        “权杖”真的出现了!

        “上上一次确切的‘权杖’消息是他们消灭了‘三十三重天’的绝大部分高层,只留下了‘天衍尊者’,这是通过第一期开发工程确认的事情……”

        “而上一次确切的‘权杖’信息则是同时晋升‘称号传奇’后,却被整个已知域内非传奇阶殊命完全遗忘的事情……”

        每一次“权杖”在世人眼中的亮相都伴随着一件甚至多件足以改变历史的重大事件,并且更让人无法评价的是,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这个团队好似每次都会得到领先时代的力量——

        从最开始的门徒阶直到现在的传奇阶,总是如此。

        “所以您的意思是……”

        “支持‘权杖’的行动!”

        “陈磊……”

        在简短的,根本不能被称作讨论的对话后,在“紫銮天圣”身下黑暗中的几位长老应该是统一了意见。

        “圣一长老,属下在!”

        陈磊微微颔首,等待着最后的命令下达。

        “通知到‘克兰格圣剑’与‘希尔特仲裁会’,让他们准备好启动‘蔚蓝星联盟’,同时,以‘天诺城’为基点,禁止一切信息的流出!”

        “是!”

        收到了命令,陈磊抬起了头颅,此刻,他已经可以想象到,在一天之后,一场足以被载入蔚蓝星乃至是已知域史册,却只能被绝大部分殊命遗忘的战斗即将爆发。

        很荣幸,他有资格去铭记这一段历史。

        …………

        蔚蓝星,北极洲冰盖,专属于“无光者”的主城“无光之城”内。

        作为一座浸泡在冰水中的倒悬城市,其实这里根本不适合主要靠呼吸生存的人形碳基生物生存。

        但作为旧神“无尘的光”在旧日星河内的锚点,高维投影“无光之城”显然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可以让身处其中的殊命得到一种相对来说更属实的环境。

        当然,这里也只是相对而已,毕竟能在水中呼吸显然是比不上直接呼吸空气来的畅快,更别提在无光之城内,殊命的活动感就如同踩着天花板一般,与重击方向相违背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受。

        不过一想到能够进入“无光之城”的通通都是“无光者”中的精英个体,所以这些不适也就只能是不适了,丝毫影响不到这些殊命的战斗力。

        而同样不受影响的,还有联系旧神“无尘的光”的途径,只要是条件允许,沟通旧神的仪式发生在任何地域都是有可能的,别说是这万米冰盖之下的冰海了,就算是地核内部与虚无的真空环境都无法让已经成型的祭坛失去效用。

        没错,在此时的高维投影“无光之城”内,包括“虚幻之蛇”.Key在内的13位“无光者”高层与十几只旧神眷族齐聚在这祭坛周围,准备通过献祭召来旧神“无尘的光”属下的一位半神!

        “Ve?ky returnfroz hlbín hviezd, a kola sa blí?i.”

        “伟大者从群星深处归来,无光的终结即将到来。”

        “我的孩子们,人类清除计划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时刻……”

        “世界即将归入无光者的怀抱!”

        “那真的是非常可惜啊……”

        骷髅头中燃烧着魂火,让人看不出阿伽门农此时真实的心理活动到底是什么。

        “从门徒阶一路晋升到传奇阶,如果你们的层次就只是这样的话……”

        “那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阿伽门农若有所指,并且即使面对人员齐聚的“权杖”,他依旧无动于衷,仿佛并不畏惧这些同为“超越者”的“同类”会向自己出手一般。

        莫名其妙的失望。

        但其实阿伽门农这些话的意思白夜都明白,那就是在阿伽门农看来,就算“权杖”在之前与他之间产生了一些冲突,但这些冲突并不是不可以化解的,因为在他看来,除了让“权杖”延迟了进入“命运之间”的时间外,好似“权杖”并没有遭到什么太大的损失。

        是的,“权杖”的确是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损失,其中损失最大的一点无非是白依的“灵宿”被使用了。

        但是,意难平终究是意难平,对于全员传奇阶的“权杖”而言,内心的豁达比起一些利益来说是更为重要的事物——

        我可以少了你这位“超脱者”的帮助,但我必须要……

        杀了你!

        不要说什么高位者的宽宏大量,更不要什么高层次之间的利益平衡。

        我就是要你死!

        此时,理由什么的已经是无足轻重的事物了,而这,就是“权杖”此刻的心态。

        “我只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

        灰色的眸子中是燃烧着黑白双焰的妖莲,此刻,“权杖”的全体成员已经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

        “是么……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没有在意已经将自身包围的“权杖”,阿伽门农站在他现身的原地,向着面前这些他的“老朋友们”如此说道。

        “已知域如此辽阔,如果你们能够找到我的话……”

        “我自然很是期待那一刻的到来!”

        说完,阿伽门农便不再理会眼前的“权杖”成员,而是凭空化作了一抹流光,向着下方的已知域冲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了“权杖”成员们的视野与感知中。

        “没有办法锁定么?米迦勒。”

        直到阿伽门农的身形彻底归于无形,白夜这才向着米迦勒问道。

        “我很确定,团长,包括我们在内,在这‘命运之间’里的任何生命,都只是一种十分特殊的高维投影,我想除了旧日星河本身外,没有谁可以影响到这里的存在。”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像是……”

        米迦勒有些犹豫,而在这时,夏小妖则补充道。

        “就像是‘秩序之环’,在其影响范围内,对其他殊命造成的任何形式的影响都会被直接无效。”

        存在对“超越者”群体的保护么……

        听到队内两位施法者的描述,白夜也是确定了,刚才的阿伽门农为什么没有表现出什么对自身安危的担忧。

        不过结论是有了,但却又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就是为什么阿伽门农会明白在“命运之间”内无法对其他殊命动手这件事的?

        要知道,除了阿伽门农这个意外之外,还有谁有能力先于“权杖”进入“命运之间”呢?

        “除了阿伽门农之外,很有可能还存在其他‘超脱者’,而在不明对方动机的情况下,保持谨慎的非接触策略。”

        “明白。”

        向着队员们下达了对“超脱者”这个群体的总体接触要求,白夜这才将“名”打开,并看向了任务栏,开始仔细研究起这些主线与支线任务。

        对于“权杖”的成员而言,全体获得了“称号”的他们,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除了没有得到“神”的权柄之外,已经与掌控一切的“半神”没有什么区别了。

        举个例子,如果此时白夜获得了某些有关“光影”,“昼夜”,“生死”亦或是“轮回”等神职的一丝力量,他便可以复制一年前,那“血肉之神:科萨克.门托”的所作所为,对一个宇宙的大部分区域进行影响。

        所以,对于“权杖”的成员而言,阅读并分析完这些任务所需的时间,甚至连一秒钟都不需要。

        “对于主线任务,你们有什么想说的么?”

        主线任务:希望,其任务形式是“权杖”全体成员都没有接触过的,但这并不妨碍“权杖”成员对其进行分析。

        “从任务的结果上去分析,我想这不是我们近期需要考虑的事情。”

        作为曾经的一位“大神玩家”,萤鸦对任务总是有一种特别的“嗅觉”,并且通过长期的“任务完成”经验,萤鸦十分肯定的给出了他的回答,那就是在近期不需要理会这个任务。

        不过与萤鸦意见稍有不同的是苏宁,对于苏宁而言,因为他在穿越前经常在值夜班时阅读网络小说,所以他对于这种形式的描述,总有一种“大结局”般的既视感。

        “我同意近期不需要理会主线任务这个观点,但我也要说的是,不理会不意味着不去关注,这是两个概念。”

        “旧日星河的解释各位都知道吧,那么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到,旧日星河好似没有说过,被祂送出‘命运长河’的‘超脱者’,他们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吧。”

        顶级殊命被旧日星河交换“命运之间”的基石,而“超越者”则要将旧日星河的原始意识带出命运长河。

        这两者之间的不同有很多,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二者的后路不同——

        顶级殊命虽然会被强大的文明带走,但后路有保障,无非就是效命于那个文明便是。

        但“超脱者”则不同,虽然不需要效命于某个文明,但问题却是后路未知!

        拿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来说吧,如果在旧日星河迎来“终点归零”之时,“超脱者”被送出了“命运长河”,从而脱离了这座囚笼,但之后呢?

        在陌生的地域中,即使他们是自由的,那又能怎样?

        更何况,现在他们的力量都源于旧日星河,万一在脱离旧日星河后,他们便失去了力量了呢?

        毕竟殊命就是旧日星河孕育而出的存在啊!没有旧日星河作为基础,“名”就无法存在,那殊命自然会失去一切力量!

        这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