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被抓包(加更6)

        慕妤楠狗腿的看着安,特别想抱大腿。

        堂堂女主,竟然抱一个十八线女配的大腿,也是够够了。

        “还不知道你叫啥?”慕妤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安苏。

        “戚仙娄。”安苏淡定的喃出三个字。

        “啥!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啊!”慕妤楠再一次瞪大了惊讶的小眼睛,竟然是戚家。

        安苏撇了她一眼,大惊小怪。

        “那个,仙仙儿啊。”慕妤楠抱着安苏的胳膊,一口仙仙儿,让安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这万花楼,别的没有,就是能歌善舞的姑娘多,你看我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不如……我把花魁喊来,咱们看她跳舞?”

        安苏打掉了慕妤楠的胳膊,她现在有点怀疑慕妤楠的取向!!怎么老想着姑娘姑娘么?

        “你不会是男穿女吧?”安苏掸了掸衣裳,仿佛慕妤楠是什么恶心的东西。

        “不是不是!!我发誓!”慕妤楠警铃大作,委屈巴巴的三指朝天,“我真的是妹子!”

        安苏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话。

        然后悄悄的在直播间发了条弹幕。

        大魔王:花魁想不想看?

        木头终于不渣更了:我怀疑主播自己想看。

        莹白鹿:来吧,我们无所畏惧。

        今天木头又渣更了:造作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把花魁请上来吧。”既然来了,不见识见识,怪可惜的。

        “唉?”慕妤楠愣了一小会,才特别狗腿的招呼人请花魁。

        慕妤楠地字号房间里有一个屏风,推开屏风后有一个小型的舞台,可以说是别有洞天。

        先有一名少女进来,舞台的四个角都焚上了香,烟雾袅袅,飘飘欲仙。

        又进来两名少女,一人抱着枇杷,一人径直走向角落里的鸾筝,不消片刻琴声起,把人带入曲中的意境。

        慕妤楠为了招待安苏,把家底都搬出来了。

        花魁伴随着琴声缓缓而入,她发髻上簪了一朵用丝绢做成的绒花,点缀在她的双螺髻上,绒花下面坠着一圈米珠,随风舞动裙角,绒花上的米珠也叮当作响,就好像诗词中的谪仙一般。

        她明明不露一点肉,却让人觉得魅惑无边。

        舞步轻盈曼妙,灵动似草原上的麋鹿。

        【莹白鹿打赏一万信用点】

        ……

        打赏再一次络绎不绝,安苏觉得扫兴,直接关了提示音。

        直播间一众小可爱:……这个主播有点不一样。

        花魁一舞毕,安苏跟慕妤楠打了招呼就走了,惹得慕妤楠哭唧唧。

        今天木头又渣更了:有一种大魔王看你表演是抬举你的错觉。

        安苏穿着这身衣服,拐进了一家府邸。

        尚书右仆射朱经浩的的私府,递的拜贴,用的是戚家二少爷戚俊平的名号,主要还是因为戚仙娄和戚俊平比较像,不容易穿帮,不然用嫡长子更威风。

        右仆射朱经浩不敢怠慢,直接把安苏请了进去。

        废话,顶头上司的公子,能不好好接待吗。

        安苏被请进书房,朱经浩正在下棋,跟所有反派的特殊爱好一样,他跟自己下棋。

        “朱伯父。”安苏行了个男子见长辈的礼。

        “贤侄来了,快坐。”朱经浩笑的一张老脸跟菊花一样,伸出捏着棋子的手,招呼安苏坐在他对面。

        “伯父雅兴。”安苏坐在椅子上,扫了两眼棋局。

        “贤侄有没有兴趣手谈一局?”朱经浩笑容不减,自顾的落下一枚黑子。

        “还请伯父赐教。”安苏也没有客气,拿起白棋就往下落。

        “哈哈,贤侄好胆气。”朱经浩没想到安苏会跟他下这盘残局,懂一点的都能看出来,这白子气数将近。

        但他还是按照预计落下黑子。

        安苏没有接话,沉静的下棋。

        朱经浩看了一眼安苏落的棋子,差点拍案叫好,他感慨道:“往日我和你父亲闲暇时刻也下棋,他总能把我杀得片甲不留,看来贤侄也不遑多让。”

        “父亲不在,尚书府还要仰仗伯父多费心。”安苏眼眸低垂,虽然是客道话,但是语气平稳而微凉,让朱经浩听了,心里怪怪的。

        “你伯父我肯定会做好分内嗯事,贤侄放心。”朱经浩瞅了半天,得意的落下一子。

        安苏淡淡的点点头,落子轻描淡写的破了朱经浩的局。

        “贤侄厉害啊,这盘棋,我以为白子必死无疑,没想到贤侄两三下就解决了。”朱经浩又落子,但只能算负隅顽抗,无力回天。

        “伯父的眼睛被黑子眼前的利益蒙蔽了,自然看不出白子的优势。朝堂如棋局,同样的棋,放在不同的人手里,结果大不同,伯父勿轻举妄动才好。”

        安苏落下一枚无关紧要的棋,看似废棋,但其实局势已定,这一子无伤大雅。

        被小辈杀得片甲不留,还如此说教,朱经浩面上有点挂不住。

        长处一口气,继续负隅顽抗,但已经没有了下棋的兴致。

        这时小厮进来,轻轻喊了一声:“老爷。”

        “什么事?”朱经浩放下手里的黑子,不打算接着跟安苏对弈了。

        小厮看得出来朱经浩兴致不高,小心翼翼的问:“戚夫人来了,您看?”

        朱经浩闻言,抬眸看了看安苏,怎的这么奇怪,戚二公子前脚来,戚夫人后脚追?

        庞贝古城之玉玲珑:这下好了,戚夫人来了,把主播逮个正着。

        今天木头又渣更了:戚夫人看起来威武霸气,看她治不治主播。

        “贤侄,你要不要去前厅看一看?”

        安苏无所畏惧的点了点头,戚夫人不会拿她怎么样。

        作为戚士宏的贤内助,戚夫人他不在的时候,替他出面见见下属内室,侧面敲打敲打他的属下,还是可以的。

        只是她没想到会碰见自己的好“儿子”!

        当安苏出现在戚夫人面前嗯时候,戚夫人几乎一眼就看出来这不是自己儿子,然后……

        再看相似的外貌,和这眼熟的眼神,这不是二闺女吗?

        心里肺都要气炸了,但是面上笑嘻嘻的跟朱经浩夫人扯家常。

        “母亲,儿子先回去了。”安苏现在是“外男”,不适宜在这个场合出现太久。

        然后安苏得到了戚夫人一个隐晦的眼刀子。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