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江书生轻轻抹抹眼角的泪水,没有哭,没有闹,有的是放空,有的是释怀。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会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痛苦挣扎。

        此时的梦,就像一朵永不凋零的花。

        哪怕风吹,哪怕雨打,总要实现它,重新找回心中的那个家。

        走吧,走吧,羽翼下没有成长,羽翼下没有升华。

        ......

        瑾城痴痴的望着远方,眼中覆盖了一层水雾,耸了耸琼鼻,随风而舞的花瓣仿佛感受到主人情绪的低落,时而近,时而远,想拥抱主人,却怕坏了主人的情绪,想远离主人,却怕主人没有了安全感。飘忽不定,没有着落。

        “终于,还是要走了,辰天。我会想你的。”瑾城痴痴的望着远方,眼中的柔情仿佛那一江春水,剪不断伤悲,流不尽爱恨离愁的是非。

        瑾城的原本布满伤愁的脸上突然出现惊喜模样,瞬间,笑了,像花儿一样,就这么悄悄的绽放了,此时的心情,想拥抱阳光,想拥抱春风,想拥抱这个世界的花花草草。

        “他,终究还是没有忘了我。”瑾城幸福的像个孩子,没有糖,没有玩具,仅仅是匆匆一面,就温暖了她的心,温暖了整个世界。

        江辰天徐徐从空中落下,望着眼前的人儿,内心一阵柔软。

        这个曾经自己最爱的人,自己辜负了她十年,却还要让她再等十年。江辰天狠狠的鄙视着自己,也恨自己无能。

        “瑾,我要走了。”江辰天十年思念化作绕指的柔,就这么温柔的看着对方,不舍,却又必须要走。

        “瑾,我等你上来,上来之后,再也不要分开了,好吗?这十年我好想你,好想你。只是这老天却要让我们再等十年,瑾,我爱你。”江辰天眼中的泪花再也止不住了,此时的江辰天再也不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再也不是身负重任的父亲,是那个情动的少年,是那个思念着对方含笑入睡的少年。

        “辰天,我会的,走吧,快走吧,我知道你不得不走。快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快走,快。”瑾城哭的像个孩子,够了,都够了,死也够了,自己等了十年,不就是等那句“我爱你”吗,等到了,此生无憾。眼泪像开了闸的江水,止不住的流。

        江辰天把沉睡的灵儿的分身交到瑾城手里。

        “这是灵儿的分身,她可能记住的事不多了,帮我照顾好她,好么。”江辰天交给谁都不放心,只有交给瑾城,他才能放心的走。

        瑾城看着怀中熟睡的灵儿,瑾城抬头望着辰天,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漫天飞起的花瓣,像一只只飞舞的蝴蝶,有的诉说情,有的诉说爱,有的诉说相思,有的诉说苦,诉说的是无尽的思念,漫长的等待,还有一丝丝希望。

        有梦想,就有希望,为了明天的美好,为了各自的期许,用心的去生活,用心的去爱吧。

        江辰天看着瑾城就这么离去了,知道自己必须走了,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还有太多人的期望在自己身上,自己绝不辜负。

        转身腾空而起,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迸发而出。此时的江辰天再也不隐藏,周身气势形成一股利剑,直指苍天。

        “贼老天,来啊,你不是找我吗,来啊,我在这呢,你来啊。”江辰天一声怒吼直冲云霄,冲销九天之外,震慑四方。

        九天之外,一股无形的意识逐渐成型,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充满着神圣的形象。

        “唔,在我的世界,你这么嚣张,藏头露尾的臭虫,就敢跟我叫嚣了。”一抹不屑的讥笑出现在这个人身上。

        “哈哈哈哈,装什么大尾巴狼,你的世界,你他娘的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噬天的东西,你他娘的都不算人,别以为自己活得时间久了,就可以无视苍生。别人怕你,我江辰天还不怕你。”江辰天睥睨天下的姿态一览无余。

        “聒噪,泯灭吧,臭虫。吞噬!”噬天者闻言暴怒,一道混沌气息打出,整个天地黯然失色。

        “梦的世界,吾梦一世界,梦中无世界。梦中轮回。”江辰天周身隐隐形成一道屏障,虚无缥缈,挡住了噬天者的吞噬一击。

        “还真以为你的混沌气息可以为所欲为,横霸一方了。你这个坐井观天的噬天者。等我回来泯灭你意识的一天。”江辰天口中不留一点余地,把十年来的憋屈尽情的洒在对方身上。

        “吞噬天地,致命一击。”噬天者伸手召唤周围的混沌元气,方圆十里迅速的枯竭。所有能被调动的能量都被吞噬到噬天者的能量体内。

        江辰天看状,眉头一皱。知道自己再不走,且不说对方能不能留下自己,至少这片天地将尸骨无存。

        “小爷我不陪你玩了,小爷走也,等着小爷回来的那天。”江辰天一道梦境屏障打下,转身消失在天际。

        “吼。吼吼吼。”噬天者拼命的发出怒吼,周身愤怒的火焰把整个空间燃烧成虚无。

        整个世界的人看感受到了这边恐怖的波动,无不胆战心惊。这是要浩劫降临了吗?

        江书生跟外公怔怔的望着远方的波动,眼中充满了坚定。

        “爹,您放心,您没完成的事情,我会帮您完成,等着我。这一天不会太久的。”江书生心中暗暗发誓。

        江书生心情变幻,只觉得自己应该拿出战天笔来看看,不知为何,有一股强烈的冲动。

        江书生好奇的召唤出战天笔,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封印冲入自己体内,把体内除了木脉以外的其余七脉全部封印。

        江书生有点哭笑不得,本以为是爹走的急,忘了封印了,原来早把封印封入笔内,只要自己一召唤,就立马封印自己七脉。

        还没等着江书生感慨,境界迅速跌落到武徒一级,江书生更是哭笑不得。

        “我说爹爹之前为什么把战天笔要过去了,原来伏笔在这,原来不是娘亲帮自己求情爹爹才同意留自己一脉的,是早就想好的。”江书生想到这,内心更是哭笑。

        只是来不及感慨太多,江书生知道,以后的日子,就要自己走了。

        本以为灵儿会在自己身边,看来是出了一点故障,送到了瑾城阿姨那里。

        “我的路,开始了。”江书生喃喃自语。

        百花仙宫,花仙子瑾城望着床上的人儿,内心格外的柔软,辰天走了,可是还有灵儿陪着自己不是吗?虽然灵儿不是辰天的孩子,但是自己从第一次见灵儿就喜欢这个孩子。自己一定拿她当亲女儿待。

        熟睡中的灵儿慢慢的睁开了眼,好奇的望着周围的一切,眼睛一眨一眨,像天上的星星,明亮而闪烁。

        “你是瑾城阿姨?”灵儿诺诺的说道。

        “傻孩子,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娘亲了,你愿意吗?”瑾城稍显紧张的看着灵儿,自己太喜欢灵儿了,想照顾她。

        灵儿怔怔的看着瑾城,心中被温暖占据。

        “我有娘亲了?”灵儿喃喃自语。

        “恩,你有娘亲了,灵儿。”瑾城满怀期望的望着灵儿。

        “娘亲。”灵儿小心翼翼的喊道。

        “诶!”瑾城开心的笑了,像个孩子,像个吃了蜜的孩子,原本分离的忧伤在此刻冲淡了很多很多。

        瑾城,感觉眼睛湿润,留下了幸福的泪水,最后破涕为笑。

        空中的云朵遮住了月亮,院里的花朵羞涩的闭合;池塘里的鱼儿慢慢的沉下,飞着的燕儿悄悄的坠落。瑾城的美,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哭,是笑,都不失颜色。

        男儿有泪不轻弹,女人儿有泪尽情的弹。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