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收割【求追读】

        时间恢复流动的那一瞬间。

        琅嬛野狐忍受着浑身上下的剧痛,正狞笑出声:“我不过是玩弄了些与你无关之人的性命,你便要取我性命!那好,我便连你的性命也一并……并并并并并???”

        “砰!”

        爆炸声骤然响起。

        琅嬛野狐原是抱着必死之心,将体内妖丹强行融合为一,而后想要引爆妖丹,与徐寅同归于尽。

        但就在方才,她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妖丹,竟然没了!

        而后还未如何惊愕,仅是一瞬之后,那一声恐怖之极的爆炸声便是刺入了耳膜!

        爆炸的威力虽然被收束在某个小范围内,但由此引发的余波却使得湖水激烈翻滚。

        湖上的花船被震得纷纷翻倒,唯有这艘最大的琅嬛画舫能勉强撑住。

        但拥挤在船舱口的那群文人骚客却都摔得七荤八素。

        一脸茫然的花蓉月才刚从摔个半死的处境中逃脱,便又沦为了滚地葫芦,狠狠撞在了船舱上。

        在一片凄厉惨叫中,从船外突然飞来一个绿色的东西,“哐当”一声坠落在琅嬛野狐与徐寅之间。

        “这是……”

        那琅嬛野狐瞪大眼睛看着那墨绿龟壳上熟悉的金线花纹,眼中视线却是逐渐模糊。

        并非被泪蒙了眼,而是妖丹的爆炸,让她的生命力急速流失,已逐渐看不到东西。

        “鬼半仙,卢辙。”

        徐寅走近过去,踢了一脚龟壳,低声道。

        “被你的妖丹自爆炸死了。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姘头?”

        “哗!”

        琅嬛野狐只是张开嘴,便有血液从口中大量流出。

        但她还是强撑着最后一点的力气说道:“一个老瞎子而已,大凶之兆,呵呵……算得了别人,算不了自己,算什么半仙?还不是和老娘死在了一起!活该!”

        至于那老龟为何出现在这,又是为何被自己的妖丹炸死?

        胡云倩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

        她的生命力迅速枯竭,千疮百孔的狐躯重重砸在地上,彻底没了声息。

        【叮!恭喜你在爽感度不低于3的前提下击杀了金钱龟妖,奖励积分36886!】

        【叮!恭喜你在爽感度不低于3的前提下击杀了山野狐妖,奖励积分23555!】

        【积分:60482】

        “都是结丹境的妖物,鬼半仙价值三万七,琅嬛野狐却连两万四都不值,差别倒是真大。总共六万积分,能请六百天的假!”

        作家助手的提示让徐寅确定了两头妖物的死。

        他随即将剑诀撤去,召回折扇。

        剑收则雨停。

        乌云散去,大风止。

        明月归来,繁星现。

        因花船翻倒而坠落湖中的船家和船家女们,攀着船缘仰望夜空,心思复杂。

        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轻轻巧巧地站在其中一艘花船的船底板上,从裙角钻出一丝雪白的尾尖。

        风吹过,水滴如鱼,在裙角游走。

        ……

        徐寅弯下腰,伸手摸向鬼半仙留下的甲壳。

        除了积分奖励之外,斩妖除魔所能获得的,还有怪物的妖丹和皮毛鳞甲等材料。

        琅嬛野狐的皮毛已被连绵不绝的剑雨轰炸成渣,妖丹更是已经自爆。

        龟半仙的妖丹则是被琅嬛野狐的妖丹自爆炸得粉碎,一息间暴死当场。

        但他的金钱龟甲却是全身最硬之物,在直面妖丹自爆的情况下竟然丝毫未损!

        实乃好物!

        “炼制元灵需要大量珍惜材料,取这龟甲,或许有用。”

        却正当徐寅伸手摸到那龟甲时,一缕极其细微的血丝从龟甲内侧游出,只一个游走,便在徐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钻入了他的脚下。

        一个若有若无的咒印,在他脚底浮现。

        他对此丝毫未觉,仍是拾起龟甲,颠了颠重量,挺沉,往前一挡,就是一面天然龟盾!

        就算不用来炼制它物,只要钉上个把手,就能当盾牌用。

        ……

        云散雨歇,星月归位。

        琅嬛画舫上的文人骚客再也承受不住恐惧,拼了命地往外逃去。

        好不容易将小船翻正的各路船家船女,立刻寻摸到商机,将花船化成渡船,拉高票价,赚得盆满钵盈。

        不消片刻,琅嬛画舫已人去船空,只剩下一些无处可去的可怜女子窝在船角,怯生生地盯着那白衣公子。

        这些女子多是十六未满,有甚者更是只有十一二岁,只因模样还算周正就被狐妖从外掳来,再注入狐妖精血,留待日后培养成下一个花娘。

        至于再大一些的,自然是用完之后,扔了。

        徐寅靠近之后仔细一嗅,竟是发现这十来个女子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狐臊味。

        那花蓉月挡在前方,虽是额角撞破有血流出,但依然是如同护犊的母鸡一般张开纤细的双臂,保护着身后的姐妹。

        她原本对徐寅印象不错,但那【疾风骤雨剑】的威势实在恐怖,再加上人人都说什么“魔头”、“魔头”的,她便有了惧意。

        尤其是徐寅方才“靠近一嗅”的动作实在过于绅士,让她更是心生警兆!

        徐寅倒也不在意这些丫头片子的想法,他将折扇挨胸,徐徐展开,露出“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八字,温和道:“你们都是被那狐妖掳掠来的?”

        那花蓉月紧张道:“徐公子,我们不知道她是狐妖!”

        显是害怕“心狠手辣”的徐公子将她们连那狐妖一锅端了!

        徐寅摆了摆手,又问道:“有家可归否?”

        提到“家”之一字,花蓉月顿时面露苦笑。

        那几个年龄更小的女子,更是有人红了眼眶。

        花蓉月摇头道:“已无家可归。”

        徐寅:“嗯,不是本地人?”

        花蓉月摇头,又点头:“有本地人,但大多不是。不过都没差,我们这些女子被抓来时,家里都是遭了灾。如我这般,更是整个村子都被妖怪袭击,就我一人逃生……”

        说着她猛一咬唇,嘴唇都流出了血。

        但神情之中,却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

        徐寅观察入微,顿时心中有数。

        妖狐掠人,自然不可能与你计较买卖,多是寻个偏僻村落把人杀个干净,只留下想要的。

        这群未到破瓜的女子,即便曾经有家,现在也没了家。

        她们之前不知那老鸨子是狐妖,现在知道了,自然也就想通了为何全村人都死,只有自己一人残存。

        徐寅叹息一声,说道:“不用怕,我好歹是白云城徐家三少爷,说说你们都会些什么,我遣人帮你们安排些活计,就算在本地落地生根也无妨。等过些年头找到了喜欢的人,还能组成一个新的家。”

        他自然是一片好心。

        却听那女子中有一人大声道:“徐公子!我方才听那狐妖说,我们喝的那些药是狐妖精血,已经没几年好活了……”

        ……

        PS:感谢QQ阅读书友“historiadores”打赏的988阅点!说来QQ阅读就100个收藏~反正分成1:4,没差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