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大结局

        三年之后,宝岛的阿扁要举行公投,两岸关系紧张。

        为提振岛民士气,阿扁在海边举行拒止军事演习。

        那日,晴空万里,海天如碧。阿扁亲率一干独员,坐镇海边的指挥中心,观看指导演习。

        但见海岸边的港口上停满了大小的军舰,潜艇也在远处裸露了黑色的脊背。

        海岸上,壕沟星罗棋布,大批的士卒全副武装,枕戈待旦,各类重型武器沿着战壕摆成一溜,好不威武。

        战壕后面,坦克、自行榴炮、步兵战车、登陆艇也是布满了战场,随时等待命令出击。

        再往后看,炮兵阵地,导弹发射阵地,导弹运载车,几乎要延伸到远处的市区。

        成群的战机从指挥部上方掠过,留下刺耳的尖啸。直升机群已经从基地出发,宛如成群的黄蜂,向着演习假想战场飞来。

        阿扁满面笑容,点指疆场,对身边的独员们吹嘘:“我宝岛兵强马壮,岂怕对岸恐吓?有本事他们就过来,看我不杀他个人仰马翻,片甲不留!”

        话音未落,两个黑影从远处的蓝天中出现,眨眼就越变越大,以不可想象的速度,直奔演习总指挥部。

        伴随着越来越响的战机轰鸣,两架后掠翼的扁平形状的战机,已经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待大家反应过来,战机早到了演习假想战场以里,几乎是贴着海面在快速飞行。

        这是什么战机,那个机场起飞的?就在大家脑袋里还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两架战机已经越过海面,再次拉起,接着就又一次向下,直奔着总指挥部阿扁所在的位置俯冲而去。

        这一次大家就都看清了,两架飞机的机翼下方和尾翼上,鲜红的五角星耀眼夺目!

        解放军!

        所有人都傻了。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预警,两架解放军的战机,已经深入腹地!

        看着迎面快速俯冲而来的战机,阿扁和他的独员们吓得长大了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全场除了战机巨大的轰鸣声,再没有任何声音。

        俯冲下来的战机并没有投弹,只是各自投下一个白色的降落伞,在天空中慢慢飘落着。

        接着,两架战机越过总指挥部的头顶,再次拉升,各自玩了一个漂亮的落叶飘,这才不慌不忙,再次加速,顷刻就消失在蓝天碧海的远方。

        阿扁终于反应过来,破口大骂:“混蛋!他们是怎么来的?我们的雷达呢,我们的战机呢,我们的导弹呢?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你们这群笨蛋!”

        一个懂行的航空军官,小声附在他耳边说:“这是隐身战机,我们的雷达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突破了我们的防线。而且,它的速度太快,我们无法跟踪锁定。而且,这世界上只有米国才有这样的战机,我们也不敢锁定友军的战机。”

        一个独员大怒骂道:“你特么的眼瞎呀,那机翼上的红色五角星你看不到啊?你特么连各军标志都傻傻地分不清楚,你还特么打什么仗,敌我不分的蠢货!”

        那航空军官就闭嘴了。没听说大陆有隐身战机啊?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的降落伞已经飘近,大家这才看清,那两个降落伞下面,分别悬挂着两道长幅黑字:祖国领土不许分裂!图谋不轨定杀不赦!

        还搞什么拒止演习?人家在你的百万军中穿梭,如入无人之境!想死你就继续独!

        宝岛那面一片混乱,独员们除了嘴上不饶人,再不敢闹什么具体行动。而民众已经明白了,对面不动武,不是没有力量,而是不愿伤害百姓。

        有那样的神话一般的战机,定点清除和玩小孩子游戏没有两样。大陆不做,只是不想。还是为了岛内百姓福祉着想,怕造成社会混乱,危害民生。

        相信用不了多久,独就不会有任何市场了。

        与此同时,这场拒止演习变成对方斩首演习的闹剧,迅速传遍了世界。解放军拥有世界最先进隐身战机!这个消息,轰动全球。

        米国为此专门派员,到宝岛秘密调研,结果拿回来的报告直接就是神话,根本让军方无法接受。这个连我们都做不到,这不胡说八道吗?

        他们把p3c派到东海试探,对方只是出动su33驱离,他们就愈发不相信。但终于有一天,他们相信了。

        侦察机过于靠近海岸,对方被激怒,在侦察机上方亮机翼上的武器,还不听劝阻,直接就在侦察机机头那里,来了个滚筒翻,吓的米国飞行员大声尖叫。

        米国被激怒,从基地起飞两架f22直奔su33。就在他们行将锁定su33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锁定了。

        他们的机载雷达上,没有锁定他们战机的飞机信号,空中更是没有目视可见的目标。直到他们放弃任务,准备返航的时候,在他们的舷窗后面,出现了两架扁平的战机的影子,迅速掠过他们,在高空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返航了。

        中国拥有比f22更先进战机的传言,至此被确认是真实的。

        而且,就他们战机那吓人的速度,可以确定,一直困扰着他们的发动机技术,已经被解决了,而且是完美地解决了,达到了超越。

        于是,各种猜测纷纷出台,甚至有确切消息说,中国已经开始在和外星人合作,是外星人援助了他们那两架战机。

        这个传言,连米国官方都有些相信了。要不然,没法解释呀?

        很快,中国的空军宣传片里,就出现这种战机的影子,有人拍到了这种战机成编队飞行的影像。

        哪里是什么外星人,人家早就批量生产了,就是懒得对外宣传罢了。

        很快,一个更不好的消息传来:中国正在利用前苏联航母,改装自己的第一艘航母,大的栖装已经接近尾声。

        更不好的消息是,中国已经有了自己的隐身舰载机j33,和那个已经列装部队的魔幻战机一样。现在,大家已经称那个远超f22的战机,叫作魔幻战机了。

        中国的舰载机,正是比这个魔幻战机小一号的姊妹机!而且,已经试飞成功,就等航母出航了。

        米国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全球防御计划了。以中国目前的实力,第一岛链已经崩溃。只要人家想,可以来去自由,随意打击你任何一个基地。而且,第二岛链,已经处于对方航空兵力打击范围之内。

        倭国的防御?就算了吧。你愿意和对方鸡蛋碰石头,去争那个什么岛?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们不参与意见,保持中立,更不会出兵支援。

        还那个小岛?中国目前正在重新把冲绳的地名改回琉球国时代的地名。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自求多福吧,我们自顾不暇,小弟你多保重!

        宝岛?那是中国自己的内政,跟我们没有关系。卖武器给你?那和直接给中国有区别吗?你嫌我们泄密泄的少了是不是?

        南海?南海离我们那么远,我们没事干去那里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米国从东亚的大撤离,已经逐渐开始。

        国家在发生着翻天地覆的变化,高秀菊不是感知不到,她比谁都敏感。

        刘万程最后一次执行任务,就是要去把发动机技术上的那个明珠给弄回来。

        他没有成功,失踪了。

        可是,他没有成功,国家的发动机技术,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只是失踪了,谁也没有真正看到他死了。

        然后,仅仅三年,中国有了超强推力的魔幻战机!

        他一定还活着!只是,他活着,为什么不现身,不来找她?

        她突然就想起来,他说过他可能失踪的!

        在执行那次任务之前,他已经有了预感了,他会失踪!

        那么,失踪以后,他要她去哪里找他?

        高秀菊辞去了董事局主席的职务,她要出远门,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大家知道她爱刘万程至深,这些年一直郁郁寡欢。她要出去散心,谁也不敢拦她,只能目送着她,开了自己那辆速腾,向着远处去了。

        南方大城旁边,那个山里的古镇。

        一条小河从古镇穿过,古镇也就是围绕着这河流建设而来,逐渐向四周蔓延,继而占满了整个山坳。

        翠绿的群山环抱里,是白墙黑瓦组成的景色,还有袅袅的炊烟。再近处,小桥流水人家,说不出的古朴与安静。

        随着旅游资源的开发,这里也渐渐的来许多游人,变得热闹了不少。

        小河两边的街道上,古朴的房屋装修的美轮美奂,开始做买卖招待客人。而身边的河道里,穿了鲜艳汉人衣装的船娘,摇着橹,载着客人们在河道里穿梭。

        背河的街道上,还没有装修,还是比较清静的。这里有一个早市,卖些百姓们需要的小吃、蔬菜,还有粮食米面,价格也便宜。

        一个身材略高,穿了黑色体恤和宽松短裤的中年人,留着平头,脚下趿拉着塑料拖鞋,身后拉着一个盛菜的小拉车,在市场里慢慢走着,不时停下来问一下路边摆着的蔬菜的价格。和市场上其他人唯一的不同,就是他戴了一个宽边的墨镜。

        他从路边小摊上要了一小把香菜,正从裤兜里掏零钱给人家。

        卖菜的小贩也是个中年人,摆着手说:“不要,不要,邻里邻居的,我不要你的钱。”

        中年人就严肃地说:“那怎么可以?你种地也不容易嘛!”口音明显不是本地人。

        小贩还是不接钱,而是问他:“今天要做什么好吃的?”

        那人就指着自己身后的小拉车笑说:“糖醋鲤鱼,我买了一条鲤鱼,才捞上来的,活的。”

        小贩说:“老马,你做菜的手艺一绝,今晚我去你那里吃你做的鲤鱼,香菜就当饭钱,可好?”

        老马把香菜放进身后的小拉车里,然后说:“好好,我也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酒没意思,你今晚过来,咱哥俩喝两盅?”

        小贩答应了。

        有人和他喝酒,老马就高兴,也不打算去买其他菜了。把小拉车放到墙角里去,蹲到小贩跟前,掏出一包红塔山来,递给小贩一支,自己也点上一支,和小贩聊起天来。

        小贩就抽着烟问他:“老马,你来这里住都好多年了吧?怎么老是一个人,你没媳妇吗?”

        老马脸上就掠过一丝苦笑,然后说:“有啊,漂亮着呢!”

        小贩就问:“你不想她啊?”

        老马说:“想啊。”

        小贩就奇怪问:“那可就怪了,你既然想她,这些年你都在这里,也不见你回家,更不见她过来。你不是没有媳妇,胡说骗我的吧?”

        老马就恨恨地说:“我骗你干什么?我那婆娘漂亮是漂亮,就是死笨,笨蛋一个!我走的时候,明明告诉她我来了这里,她竟然不知道过来找我!她既然不知道来找我,我就不管她,让她着急去,”

        说到这里,忽然就住了嘴。因为他蹲在那里,低着头,就看到一双穿了半高跟鞋的女子的双脚,在自己眼前住下了。他呆了一下,然后就迅速抬头,眼睛上的墨镜,就落到了鼻子下面,露出了吃惊的一双眼睛。

        高秀菊正瞪眼看着他,眼里似怒非怒,似笑非笑,看他好一会儿,才说:“编,继续编。”

        老马一下子就蔫儿了,赶紧摘了墨镜塞进裤兜里,站起来,冲高秀菊恭恭敬敬说:“不编了,媳妇儿来了,露馅了。那什么,媳妇儿,我买了活鲤鱼,中午给你做糖醋鲤鱼吃!”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